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听说下雨天撩弟事半功倍哦

给我可爱的宝贝妹妹的生贺,写到最后貌似偏题了……虽然地震耽误了时间,但其实我还是准时给她发过去了!

      安静的自习课,帕洛斯被旁边雷狮的磨牙声和低气压惊得一身一身冒冷汗,仔细想想,雷狮老大好像昨天又被卡米尔禁酒禁撸串了,雷狮老大因为喝醉而没过脑子的宠卡米尔吼了两句,还摔坏了卡米尔排了三个小时才买到的特制草莓蛋糕,结果被生气的卡米尔从家里踹了出去。

       寒风酷月一刺激,雷狮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干了啥。于是帕洛斯遛狗回来就看到雷狮老大苦逼的跪在家门口敲门,

     “卡米尔,大哥错了!你开开门好不好?大哥明天给你买一卡车蛋糕好不好?”

    “……”帕洛斯死死拽着想过去问雷狮发生了什么事的金毛犬,掏出手机翻看宾馆信息,“看来今天是回不了家了……”

       早上乱糟糟的拖把带着炸着毛的金毛犬和垂头丧气的狮子回家拿书包上学,结果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卡米尔跟金,埃米和嘉德罗斯还有紫堂幻一起去上学。五人从三只面前走过去,金,埃米和紫堂幻还有回头畏畏缩缩的跟雷狮三人打个招呼,嘉德罗斯瞟了三人一眼,卡米尔则完全无视了雷狮,跟帕洛斯说早餐放在桌上,然后拉着金头也不回就走了。帕洛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就听见旁边雷狮“咯吱咯吱”的磨牙声,帕洛斯浑身一颤。

     “雷狮老大,你听说了吗?”帕洛斯颤巍巍的拿笔戳戳雷狮,小声问,“安迷修那个钢铁直男最近追到隔壁女子学校的那个傲娇艾比了哦。”

    “知道,就是卡米尔的闺蜜,那个小矮子的姐姐。”雷狮从牙缝中挤出回复,磨牙声依旧不减。

       帕洛斯又是一身冷汗,前座的格瑞似乎也感受到了雷狮的低气压,下意识拉椅子往前坐了坐。

    “那,老大,你知道那个钢铁直男是怎么追到艾比的吗?”

    “哼,那个没马的怎么追女孩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喜欢女的。”

    “额……但艾比不是偶尔会跟卡米尔他们出去吃甜点吗?”帕洛斯努力微笑着说,“让艾比在卡米尔面前说几句好话的话……”

    “嘭!——”雷狮一拍桌子,“佩利!拖上安迷修,我们走!”

      于是在格瑞银爵等人的白眼中,安迷修一脸懵逼的被佩利和帕洛斯一边一个的拖出了教室。

      学校天台,雷狮一拳砸在安迷修脑袋边上,

    “安迷修,你是怎么追到你的艾比小姐的?”

    “哈?”安迷修傻眼,“恶党,你把在下从班里拖出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少废话!快说!”雷狮又是一拳,给安迷修来了个双手壁咚。

      安迷修眨眨眼,“在下对男人没兴趣!”

    “我对你也没兴趣!每天追着低年级跑的没马的!”

    “额……老大你不也是每天追着低年级跑吗……”牵着狗在天台门口放风的帕洛斯脑袋上落下一滴大大的汗珠。

     “快说!不然我就把你开学牵蒙特祖玛手的事告诉你那个小女朋友!”

     “恶党你!”

     “说不说?!”

     “……”安迷修沉默,“好吧,我说,不过不是怕了你!是看在你昨天被卡米尔赶出家门太过可怜才告诉你的!”

     “知道了,快说!”

     “上个月下暴雨那天,在下放学路过艾比小姐的学校,看到她没带伞,在下就把她送回去了,然后在路上和她表白了。”安迷修脸微微泛红,“这是埃米告诉我的告白方法。”

    “哦~下雨啊~”雷狮嘴角疯狂上扬。

    “好了,告诉你了,可以把你的爪子放下来让在下回去上课了吗?”安迷修无语的看着雷狮疯狂上扬的嘴角。

    “可以,不过,你得再帮我个忙。”

    “哈?”

    “今天放学给我造场雨出来!”

    “哈??”

    “现在是什么情况……”

       帕洛斯举着水管子,看看身边的金毛傻傻的举着个水管子喷水,再看看对面的正在碎碎念“艾比小姐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的安迷修,也举了一根水管子喷水,对面的旁边是被拉壮丁的格瑞,一脸嫌弃的举着跟水管子。中间是雷·假装自己举着伞很帅气·狮。

      卡米尔跟朋友们一放学出来就看见这一幕,金抬起帽沿看看天上的太阳,“诶?下雨了吗?”

    “这么明显的‘人工降雨’只有你看不出来……”卡米尔等人无语的看着金。

     “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啊……啊,格瑞!我先走了哦!”注意到旁边人的目光,金鼓鼓脸,正想说什么,余光瞥见熟悉的人影,也顾不上下雨不下雨了,跟身边几人挥挥手就赶紧向格瑞跑过去。格瑞伸手解下扑过来的金,随手把水管丢到安迷修手上,拉着金快速离开了学校。

       碎碎念的安迷修也被埃米拉走去隔壁女校接艾比去了,帕洛斯左看看,右看看,刚想带着金毛撤离,就被雷狮一个眼刀定在原地不敢动,只得乖乖的给雷狮“人(犬)工降雨”。

      卡米尔抱着书,满脸黑线的看着自家大哥在自家学校门口“耍帅”,眼见着嘉德罗斯被雷德接走,紫堂幻被银爵接走,感受到帕洛斯发来的求救信号,卡米尔深深地叹了口气,径直走下楼梯,走到雷狮身边,

     “大哥没必要这样的,雨中告白很浪漫,但我还是喜欢大哥买蛋糕豪爽付钱的样子。”

       雷狮眼睛一亮,“好!只要你不生气了,大哥给你买一整条蛋糕街都行!!!”

     “先声明我还是很生气,大哥竟然摔坏我好不容易买到的蛋糕。”卡米尔面无表情。

    “那大哥再陪你一卡车的蛋糕好不好?”雷狮揽着卡米尔的肩哄。

    “嗯……”

      帕洛斯收起水管,丢到一边,牵狗,看着前面粘着弟弟的某弟控老大,黑线。

       今天的帕洛斯也很想退团……

END

我喜欢的人误会我和别人搞一起了!怎么办?【下】

      “喂喂,卡米尔,你在看什么呢?”佩利两只手提满了烤串,问盯着商店橱窗看的卡米尔,“我们回去撸串了!”

      “佩利,你等我一下。”卡米尔没有回话,而是丢下这句话就快步跑进了商店,没过一会就垂着头走了出来。

      “诶?卡米尔,你怎么了啊?”佩利看着垂头丧气的卡米尔,丢下手里的烤串就凑了过去。

      “店主说只有成年人才能在这里买东西,未成年禁止入内...”卡米尔闷闷的回答,满脸的不开心。

       佩利抬头看看这家商店的牌子,xxx成仁用品店(这里打个码,相信各位绝对猜得到是啥)。佩利歪歪头,大大咧咧的一把搂过卡米尔的肩膀,一手拎起地上的烤串,“多大点事啊,卡米尔,这家不让你进入就换一家嘛,再不行不是还有某宝么?”

      卡米尔被佩利的动作弄得没站稳,踉踉跄跄的跟着佩利走了几步,听到佩利的话,心里想想,也是,给大哥准备东西干嘛非要在这里买呢?某宝不是更便宜吗?节省下来的钱还可以再多买几个小蛋糕啊。这只蠢狗偶尔也会提出相当不错的建议啊,想着,卡米尔伸手拉住佩利搂着自己的胳膊,把它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下去,要被压窒息了。

      卡米尔和佩利在外面一边买东西一边商量给家里的那两只送什么东西,家里的两只也是没闲着,雷狮眉头紧皱,“帕洛斯,你给卡米尔送了多少蛋糕?他竟然愿意替你跑腿?”

      帕洛斯干笑了几声,自己蛋糕是没少送,但卡米尔哪次不是怀疑的盯着自己?哪可能愿意替自己跑腿呢?“我也不知道啊。话说回来,老大,倒是你是不是又不小心把卡米尔惹生气了?所以不愿意和您共处一室?你看这两天他都是把佩利当靠枕。”

       帕洛斯的话让雷狮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难道说卡米尔发现凯莉发给他的雷卡小漫画了?还是凯莉不小心发错人了?也不是没可能啊想到这里,雷狮赶紧拿出手机给凯莉发了条消息,凯莉秒回,

      “雷狮!虽然我漫画的稿子很多很忙,但我还不至于把你和你弟搞混!而且我根本就没有你弟的联系方式!!”

       满满的怒火......雷狮把手机按黑屏,所以说卡米尔为啥最近疏远大哥了呢?

      “青春叛逆期?”帕洛斯把手机屏幕举到雷狮眼前,“卡米尔也到了这个阶段了啊。”

      雷狮盯着手机上叛逆期的介绍,眉头皱的更紧的同时还叹了口气,“我那个可爱的弟弟竟然到叛逆期了啊...”

      “老大,孩子大了,你要知道适时地引导就好,该放手了。”帕洛斯表面语重心长,内心暗爽的拍拍雷狮的肩膀,努力压下微翘的嘴角,语重心长的说。

       卡米尔和佩利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在沙发上笑容可掬的说着“欢迎回来”的帕洛斯和在墙角画圈圈长蘑菇的雷狮。

       几天后,雷狮收到了一份神秘的礼物,也不算神秘,是一个很,卡米尔风格的绿色盒子里,出现在雷狮房间的门口。同天,帕洛斯也收到了一份神秘的礼物,这个是真的不算神秘,很,佩利风格,被随意的丢在帕洛斯房间门口。站在门口拿着礼物盒的雷狮和帕洛斯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卡米尔开始拒不承认是自己给雷狮送的礼物,在雷狮以半年蛋糕的威胁下,终于承认是自己托同班的嘉德罗斯买的礼物,想给大哥一个惊喜,

       这不是惊喜,是惊吓吧?!老实说一开始雷狮在得到卡米尔承认的时候还真的惊喜了一下,只是一下,等他打开盒子看到里面卡米尔附赠的字条的时候,粉红泡泡全盘破碎,雷狮第一次感受到啥叫被雷劈了的感觉,这个“这是很适合帕洛斯的女仆装,据说可以提升情趣,大哥要和帕洛斯幸福哦?”

       啥叫和帕洛斯幸福啊?!!雷狮气的摔盒子,隔着两道门的帕洛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杀气......

      帕洛斯满脸黑线的看着眼前的盒子,手铐,还有紫色的绳子,盒子里还有一张卡片,上面典型的佩利式字体,龙飞凤舞地写着,“帕洛斯,祝你和雷狮老大恩爱到白头,哈哈哈哈,我去追卡米尔了!”

       蠢狗你敢碰小军师一下试试!帕洛斯在心底里问候了佩利的祖宗十八代还有各种类型的犬类,甚至连卡米尔同班的紫堂幻家的那三只小京巴都没落下,还有同班的和佩利有同属性的红毛雷德。

       雷狮和帕洛斯同时以一种火山将要爆发但还没爆发的模式冲出了房间门,见到对方的一瞬间,强忍着把盒子摔对方脸上的冲动,嫌弃的拎着盒子......只有帕洛斯是嫌弃啦,雷狮还是比较珍视的,嫌弃的拎着盒子,两人几乎同步的冒着黑气快步冲下楼,在沙发上看到了两个送礼物的人。

       佩利和卡米尔在睡午觉,卡米尔靠在佩利的肚子上,佩利坐在沙发上一只手自然地(在雷狮和帕洛斯眼里一点都不自然!)搭在卡米尔身上,无比自然的搂着卡米尔熟睡(这是雷狮和帕洛斯眼里的剧情,实际上狗砸真的只是手搭在卡米尔身上了!)

       雷狮和帕洛斯分别在心底里算了一下如何把佩利拖出来然后不弄醒卡米尔的几率,没有得出肯定的回答之后,两人果断少有的达成共识决定合作,帕洛斯小心翼翼的把搂着卡米尔的那只手拉开,雷狮小心翼翼的把卡米尔抱起来放到一边,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佩利推醒?不,想多了,然后恶狠狠地把佩利一顿暴打。

       佩利被突如其来的暴打打的嚎了一声,惊醒了旁边的卡米尔,卡米尔揉着眼睛迷迷瞪瞪的爬起来就看到雷狮和帕洛斯暴打佩利的画面,

      “大哥?”卡米尔拉拉雷狮的衣袖,雷狮停手,回头看自己的弟弟,帕洛斯也停下手,回头。

      “卡米尔,你继续睡,没事的。”雷狮把卡米尔拉着自己衣袖的手按下,按上他的肩让他躺好,揉揉他柔软的头发。

      “嗯,好,但是大哥,就算佩利昨天抢了你的网线,害你看不了我们直播,你也没必要暴打佩利吧?还叫上大嫂一起?”

       轰隆隆——晴天一个惊雷,劈了一个雷狮和帕洛斯,鼻青脸肿的佩利在旁边发出了哈士奇一般的笑声。

      又过了几天,伤好得差不多的佩利,拉上这两天被自己各种投喂导致胖了一圈的卡米尔,两人打算再来开个游戏直播,另外两个在墙角长蘑菇画圈圈的人,耳朵一竖听到这个打算,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主意。

       于是,佩利搞好设备,卡米尔开直播的前一秒,雷狮和帕洛斯同时甩掉了身上的蘑菇和黑线,撞飞了直播室的门,冲进直播室,对着马上要开直播的卡米尔,

    “卡米尔,我有话跟你说!我喜欢的不是雷狮老大(帕洛斯),我喜欢的你!!”

       被飞出去的门吓到的卡米尔全身一哆嗦正好点开了直播,雷狮和帕洛斯的告白正好被卡米尔和佩利的粉丝们听了个正着。

       那天佩利大爷爱吃肉直播间,炸掉了......

END


我喜欢的人误会我和别人搞一起了!怎么办?【上】

(海盗团all卡)

Ps:听说帕洛斯的cv以前配过小黄剧?

人物设定:

卡米尔,佩利:游戏主播,日常会邀请另外两人一起打游戏。

雷狮,帕洛斯:广播剧CV,几乎没有一起搭过戏。

       某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卡米尔和佩利决定要同时开直播,并打算找另外两人来一起打游戏。于是,佩利闷在房间搞设备,卡米尔去配音房找另外两人。

      卡米尔走到配音房门口,正想着是推门进去还是敲门进去的时候,却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卡米尔的眉头皱了皱,贴耳过去,仔细地听。

       海盗团工作室的配音房的隔音效果虽然做的很好,不过在佩利野犬,一拳砸开门者一脚踹开门的摧残下,这个隔音效果很好的门已经变得弱不经风,摇摇欲坠了。卡米尔小心翼翼的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

     “嗯......老大,额......轻点......”是帕洛斯的声音,仿佛即将进入高潮。

     “什么啊,这样就受不了了吗?但我还觉得不够呢,这样,你感觉好吗?”是雷狮的声音,带着重重的喘息。

     “嗯啊......老,老大,受不了了......啊!”帕洛斯......高潮了?

      卡米尔猛地往后退了一步,难道说大哥和帕洛斯因为都是cv的关系,所以日久生情最终告白然后在一起了?然后趁着刚刚的告白欲火焚身就在配音房里来了一次?海盗团工作室的小军师聪明的脑袋里浮现出自家大哥和帕洛斯工作结束相互对视然后深情告白,激情相拥,再接着就是一个男子汉拥抱然后滚到一起的画面。想到这里,未成年的小军师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和他脖子上的围巾红成了一个色,甚至比他的围巾还要红,卡米尔拉拉自己的帽子,挡住自己红透了的脸,转身,“淡定地”快步离开,“得建议大哥欲火焚身的话不要在配音房里......”

     “哟!卡米尔你回来啦?老大和帕洛斯呢?”见卡米尔一个人快步走进直播室,佩利好奇的问,“卡米尔你脸怎么这么红?”

     “......”卡米尔凝视佩利一会儿,开口,“今天我们两个直播就好,别打扰大哥和帕洛斯。”

     “诶?为啥?”

     “他们在做正经事。”卡米尔闷闷的声音从围巾里传出来,脸更红,帽子拉的更低了。

     “诶诶?什么正经事啊?卡米尔,跟我说啊?”佩利伸爪子努力扒开卡米尔围巾和帽子,却没注意力道把卡米尔给扒拉的一个没站稳向后倒去,佩利一慌赶紧搂住卡米尔的腰,顺势和卡米尔一起倒在了地上......

       配音房里,

    “呼,呼,雷狮老大,您配这种东西的时候表情怎么跟要杀人一样啊?”帕洛斯喝了口水,扭头看一脸严肃的雷狮,刚刚录音的时候,雷狮表情严肃就像要把和他对戏的帕洛斯拉出去宰了一样,帕洛斯全程惊恐,不敢抬头和雷狮对视。

     “哼,因为是和你啊,如果是和卡米尔的话,肯定会状态很好的!”雷狮白了帕洛斯一眼,抬头看看表,“啊,都这个点了,说起来,佩利和卡米尔好像要直播来着吧?”雷狮顺手把手里的稿子丢到桌子上,开门出去,“去看卡米尔打游戏了。”

      帕洛斯也顺手把稿子丢在桌子上,瞄了眼上面的词句,“我也完全不想和雷狮老大配这个啊,和卡米尔的话倒是能考虑一下,毕竟小军师那么可爱,做这些事的时候想必也要比雷狮老大或者佩利养眼吧?”帕洛斯脑补出将自家小军师压在身下的画面,坏笑一声。

     “帕洛斯,傻笑什么呢?走了!”雷狮一句话打破了帕洛斯的“脑补”,“去看卡米尔打游戏了!”

      “哦,好的,老大。”帕洛斯赶紧甩甩头,要是让前面那个弟控狂魔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搞不好一锤子抡死自己。

       雷狮并没有理会帕洛斯,等帕洛斯出来就一把关上门,一边满脑子想着把刚刚配音桥段里的帕洛斯换成卡米尔会怎么样,一边向着直播室走过去。

      各怀鬼胎的两个人刚走进直播室就看到佩利搂着卡米尔的腰将他“扑倒”在地上......

       那天。佩利大爷爱吃肉直播间刚一打开就是一片混乱的局面,引得粉丝疯狂刷尖叫和舔屏......

      之后的几天雷狮感觉到了不对劲,以前每天坐在沙发上靠着自己的肩膀看书的乖巧弟弟,突然突然改成靠着佩利的乱毛了,也不嫌扎得慌,雷狮郁闷,“啪”一声打开一听冰啤,扭头看向坐在沙发另一头的帕洛斯,“帕洛斯出去买点烤串,今天晚上咱们来撸串!”

       假装看杂志的帕洛斯愣了下,回头看向雷狮,“买东西这种事情,叫佩利去不就好了吗?力气大而且拿的东西多。”帕洛斯余光瞟向靠着佩利看书的卡米尔,问雷狮。

     “但佩利上次去买东西把钱包和银行卡落人家锅里了你忘了吗?想再吃上一个星期泡面就直说。”雷狮一个白眼回过去。

      帕洛斯叹了口气,极其不情愿的站起身,极其不情愿的把黏在卡米尔身上的目光收回来,走到门口准备换鞋出门。

     “大哥,我和佩利去买吧,”卡米尔天使一般的声音响起,雷狮和帕洛斯同时一愣,倒是佩利这个傻狗兴奋起来,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到门口,

     “好啊,好啊,烤肉是吧?没问题啊!”在雷狮和帕洛斯复杂的神情注视和满满的怨气里,佩利拽着卡米尔跑出了家门。

Tbc


多谢大哥指教(别名:雷狮玩脱记)


和群里的人探讨出来的脑洞,虽然时隔很久,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写出来了!!!

       雷狮最近迷上了王者荣耀,每天抱着手机不撒手,卡米尔每天回家一开门听见的不是游戏的“全军出击!”,就是雷狮的“鶸!这都打不过!我来!”

       卡米尔揉揉眉心,把手上提着的巧克力小蛋糕塞进冰箱,又从冰箱里拿出一个抹茶小蛋糕,打开终端,一边慢慢的吃小蛋糕,一边翻看大赛参赛者的新消息。

       大赛的红人们并不是只有雷狮沉迷于这款游戏,听说格瑞和嘉德罗斯也有在玩,不过大家普遍都不是很想和他俩一起玩的样子,两个刺客,打到一半还互相怼起来,王者荣耀又打不死队友,最后发展成两边的人在旁边围观大赛第一第二互相放技能,一局游戏打一个小时,最后因为双方都在旁观,小兵把水晶推了……

       雷狮的死对头安迷修也有玩这个游戏,安迷修执着于两个角色,关羽和宫本,执着于宫本是因为让他有好感,毕竟两人手里拿的东西是一个色;至于关羽,虽然安迷修死不承认,不过确实是事实,关羽有马啊!

       卡米尔吃完蛋糕,关了终端,揉揉自己的太阳穴,雷狮刚巧结束了一局游戏,手机显示自己刚刚升上了星耀。抬头看见卡米尔,眼底里闪过一丝恶作剧的光,放下手机凑到卡米尔身边,抬起卡米尔的帽沿,

       “大哥?”卡米尔眨眨眼,“有什么事吗?”

       雷狮只是笑了笑,摘掉卡米尔的帽子,俯身,吻住卡米尔的唇。

       “唔……”卡米尔眼睛微眯,感觉雷狮的一只手顺着自己的腰身缓慢的抚摸着。

       雷狮一边专注于封住卡米尔的嘴,一边在卡米尔身上摸索,终于在卡米尔胳膊上的小口袋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只手覆上卡米尔的后脑,加深和卡米尔的吻,另一只手则是熟练的解开卡米尔的手机锁,点开应用商店,开始下载。

       “唔……”卡米尔轻轻晃动自己的头,终于是摆脱了雷狮的深吻,喘了几口气,刚开口想问话,却又被雷狮吻住。

       雷狮看了眼下载进度,还需要一点时间的样子,于是,身体压上卡米尔,将卡米尔压倒在沙发上,舌头勾住卡米尔的舌头,在两人的口中纠缠。

       “唔唔……”卡米尔被压制在沙发上动弹不得,正打算发动能力把雷狮打飞出去的时候,雷狮却自己放开了卡米尔,“哈……哈……大,大哥?”

       雷狮把手机丢给卡米尔,“卡米尔,来一起打王者荣耀把?”

       卡米尔无语的看着手机上王者荣耀的登录页面,黑线,“就为了让我下个游戏和你一起玩,你就把我按在沙发上亲了五分钟??大哥你真是越来越闲了……”卡米尔心想,抬头瞄了眼雷狮,对方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心底里叹了口气,

       “好吧,大哥,不过,我没玩过,拖大哥后腿了……”

       雷狮又看了眼自己的星耀段位,强忍笑回应,“没事,没事,卡米尔,我教你,很简单的。”

       卡米尔先进行了基础训练,掌握了基础的操作之后,雷狮说为了让自己的弟弟快一点能飞上天和自己肩并肩,开个房间来一局一对一吧!卡米尔看了眼雷狮眼底藏不住的笑意,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开了房间,雷狮和卡米尔都是用法师,雷狮觉得法师可以控,又能打人,和自己的技能蛮像的,而卡米尔只是单纯的接受了雷狮提出来的两人都用法师的提议而已。

       “全军出击!”

       雷狮的安琪拉没一会就把卡米尔的妲己杀了两次,雷狮眼里的笑意彻底收不住了,用力的拍几下卡米尔的肩,“卡米尔,你要不要大哥教教你怎么玩啊?”

      卡米尔撇了雷狮得瑟的脸一眼,伸手按下自己的帽子,把脸埋进围巾,手指在屏幕上戳戳点点,等角色复活后,跟着兵线又一次跑出了泉水。

       雷狮讨了个没趣,撇撇嘴,买了个新道具,清兵,推塔。塔被推的掉了半血后,一个粉色的心从塔后面射出来,雷狮没防备,中招,随后就是塔的攻击,小兵的攻击,以及卡米尔的攻击。

       “妲己击败安琪拉”

       “……”雷狮看着屏幕上的倒计时,扭头看看旁边的卡米尔,卡米尔的帽子和围巾严严实实的遮住了他的脸,就和平时出去狩猎一样,看不到表情,“嚯,认真了啊?”

       雷狮赶紧调整自己的状态,收起开玩笑的想法,复活了赶紧去带兵线,不过……

       “妲己击败安琪拉”

       雷狮一脸懵的看着屏幕,“刚刚发生了什么?”

       一对一的战斗通常不会很久,最终红色的水晶破裂,雷狮目瞪口呆的看着屏幕上大大的“失败”俩字,目瞪口呆的回头看正在整理帽子和围巾的卡米尔。

      卡米尔退出游戏,站起身,把手机揣回胳膊上的口袋中,回头淡淡的对雷狮来了句,“谢谢大哥指教。”

       雷狮目瞪口呆的看着卡米尔走回自己的房间,低头看看手机,“2-9-0”。

       卡米尔在房间换好睡衣,刚打算休息,雷狮猛地推门进来,

       “卡米尔!再来一盘!刚刚纯属意外!”

       “大哥,我很困……”卡米尔面无表情。

       “就一盘!卡米尔你不会拒绝大哥的对吧?”

       “好吧,大哥,就一盘……”

       十分钟之后,雷狮看着屏幕上大大的“失败”两字,被卡米尔推出了房间。

       “再来……”雷狮拿着手上的“0-12-0”企图再来一盘,

       “晚安,大哥。”一扇门阻挡在雷狮和卡米尔之间,随后是卡米尔熄灯的声音。

       当天晚上在大赛前五的群里,雷狮发了两张截图,说这个是第一次打游戏的弟弟的杰作。听说当天晚上嘉德罗斯的大笑就没停过。

end

爱情面前狮子也是傻子

雷卡兽拟,微帕佩,瑞嘉,慎入!给我尼桑 @徐长忆 的迟来的生贺,来晚了不好意思!

       作为非洲草原上的一个霸主雄狮,雷狮最近和一个出现在自己领地上的来路不明的小鬼看对眼了?

       小鬼是一只黑豹,而且还很年幼的样子,骨骼什么的还没长开,一看就是被妈妈抛弃了的,制止了佩利想咬死黑豹的想法,这个长的像个金毛犬一样的狮子总是这么冲动。雷狮撇了眼在边上看戏的雪豹帕洛斯,慢悠悠的朝黑豹走过去。

       小鬼气喘吁吁的咬着一只兔子的喉咙,它刚刚费了不少劲才抓到这个猎物,几天没有进食的它已经瘦到皮包骨头,但它的双眼中还是清澈一片,宛如非洲蓝色透亮的天空。

        雷狮在看到小鬼的眼睛的时候就被吸引了,呆傻在原地,直到小鬼拖着兔子跑离了它的视野。

        “我要找到那个小鬼,然后招募它!!”雷狮对帕洛斯说道。帕洛斯说在草原上找到一个黑豹不容易,毕竟这里有很多黑豹,但雷狮坚信它会找到那个小鬼的。

       雷狮带着佩利和帕洛斯到处狩猎,然而只有帕洛斯这个聪明的雪豹知道,雷狮虽是到处狩猎,但实质上是在找那个又瘦又小的黑豹。

       两狮一豹在山的那边的草丛里看到了一只黑豹的尸体,是个母黑豹,身上的弹痕和尸体的腐烂程度显示出它已经死了很久。帕洛斯绕着黑豹的尸体走了一圈,得出了这个黑豹还有个孩子的结论,雷狮在黑豹身上仔细的闻了闻,闻出了那个小鬼的味道。

       原来那个小鬼不是被妈妈抛弃了,而是在刚长牙的阶段,妈妈就被狩猎者打死了,亲眼看到妈妈死在自己眼前,这比被抛弃还要惨好几倍……

       雷狮耸耸鼻子,空气中淡淡的小鬼的味道,佩利学着雷狮抬头耸鼻子,不得不说佩利的嗅觉远在雷狮之上,很快就闻出了小鬼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一脸兴奋的佩利像个没牵绳的金毛犬一样,趁雷狮和帕洛斯还在闻空气中的味道的时候,就像箭一样蹿出去了。

       “等等!佩利!!”雷狮反应过来,追着佩利飞奔过去,帕洛斯看着两个狮子飞奔出去,傻了两秒钟也赶忙追着雷狮身后的烟尘跑了过去,尽管它非常讨厌烟尘,因为这会弄脏它美丽的白色皮毛,但没办法啊……

       佩利找到了躲在草丛中的小黑豹,叼着它的后颈把它叼出草丛,雷狮赶到的时候,佩利正在思考一个豹子两个狮子要怎么分这个连塞牙缝都不够的小东西。然后佩利就挨了雷狮一记铁爪,“嗷”的一声,嘴里的小东西掉到了地上。

       雷狮低头打量小黑豹,这个还在长牙期的小家伙明显吃不了肉,饿得只剩下皮包骨,摔倒地上也只发出了微弱的喘息声,雷狮伸爪子戳戳小家伙,小家伙可能是饿晕了,张嘴含住了雷狮的爪子,吸吮着。雷狮感觉小黑豹的嘴里很干,它低头舔舔小黑豹的脸,小黑豹只是无意识的蹭蹭它,然后努力吸吮雷狮的爪子。佩利用爪子揉揉自己被雷狮抓到的地方,低头呆呆地看着小东西闭着眼睛吸吮雷狮的爪子。

        帕洛斯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巨大的非洲雄狮呆萌地坐在那里围观一个快要饿死的小黑豹,其中一只雄狮的爪子还被小黑豹含在嘴里。帕洛斯眨眨眼,率先意识到再不想办法这个小东西就要去见它妈妈了,然后见那两只没动静,帕洛斯叹了口气,尾巴甩了个花,“啪”一下打在雷狮的背上,然后在雷狮发火之前告诉雷狮,这个小家伙大概还在哺乳期,再不想办法它就要去见草原的造物主的这个事实。

        然后雷狮的做法让帕洛斯瞬间有了想退团的冲动。

        雷狮叼起佩利的后腿,爪子推小黑豹让它去佩利怀里……佩利不是它妈啊喂!!!还有,佩利是公的啊喂!!!!帕洛斯在心底里怒吼。

       后来帕洛斯去抓了只还在哺乳期的母羚羊回来,用羊奶暂时喂饱了小黑豹,救了它的命。

       再后来雷狮宣布这个小黑豹也成了它们的一员,雷狮认命这个两狮两豹的小团体为雷狮海盗团。

       海盗团什么鬼,无所谓了,你开心就好……帕洛斯翻了个白眼,按住佩利给它梳毛。

       “老大,新来的那个还要喝奶怎么办?”佩利抬头问雷狮。

       “不要叫新来的!我给它起了名字,以后你们叫它卡米尔就行了!”雷狮甩甩尾巴,低头舔舔吃饱了睡过去的卡米尔的毛,“至于吃奶……”雷狮歪歪头,目光盯的帕洛斯打了个激灵。

       “我也是公的啊喂!!!!你这么想给它喂奶那你自己干嘛不上??啊,不对,你也是公的啊喂!!!!”帕洛斯在心底里再次怒吼。

       “啊啊,老大,不如找个保姆?”赶在雷狮让帕洛斯给卡米尔喂奶之前帕洛斯先开了口,“比如找个母羊?”

       “帕洛斯我是想问你,豹子什么时候能断奶?长第一颗牙的时候?”雷狮满脸写着,“我知道你是公的”的问。

       “……大概半岁的时候?”帕洛斯满脸黑线。

       雷狮低头蹭蹭睡得迷迷糊糊的卡米尔,试图用爪子掰开它的嘴看看它长牙了没有。帕洛斯觉得自己要被黑线埋没了,赶紧拖着佩利去狩猎,给雷狮带回了一只奶水充足的母鹿。雷狮一脸嫌弃,但无奈卡米尔还在哺乳期,也只能勉强接受了这只全身哆嗦的母鹿暂时加入自己的海盗团。

       卡米尔断奶的时候雷狮第一时间就把母鹿赶出了海盗团,恢复自由的母鹿一下子就跑的无影无踪。

       雷狮教卡米尔狩猎,卡米尔奶声奶气的喊雷狮“大哥”,雷狮乐的仰天一声大吼,打乱了在隔壁的另一只雄狮嘉德罗斯的清梦,对方气的怒吼,

        “你大白天吼个锤子啊!!!”

        “我的卡米尔管我叫大哥了!你有人管你喊大哥吗??”

       “我干嘛要别人管我叫大哥??”嘉德罗斯一脸黑线的想要过来打架,然后被一起午睡的白色雄狮格瑞一爪子按在地上顺毛。

       佩利问帕洛斯,“老大怎么跟个傻子一样?不就是被卡米尔叫了声大哥吗?”

       “被你这个傻狗吐槽像个傻子,真是傻到家了……”帕洛斯翻了个白眼,伸爪子扒住佩利给它舔毛,“爱情方面谁都是个白痴,懂了吗?”

       “哈?爱情?”佩利歪歪头,“难道不是老大养了个童养媳吗?”

        “!你这话听谁说的?”

        “隔壁那个棕红色毛的雷德。”

        “……乖,那是个傻子,别跟它玩。”

        “哦……”

        另一边,

        “卡米尔你喜欢谁?”雷狮给晒太阳晒得眯眼的卡米尔舔毛,问。

        “咕噜咕噜……大哥……”卡米尔翻身往雷狮怀里钻了钻。

        雷狮的尾巴给卡米尔赶苍蝇赶出了心的形状,

        “嗷——”

        “雷狮!!!你大白天嚎个锤子!!!”

        “我弟说喜欢我!!!!!”

        “雷狮!!你怕是个傻子吧?!”

end

终于从摄影那里收到了五一 成都A3的返图,谢谢@豹子你咕总 的天使卡授权!我丑的一批别介意!!

昨天在东郊记忆和小伙伴们一起拍的,超喜欢这一张好帅啊!!!!!给我的小伙伴们打call!!!

段子,卡米尔幼体,all卡


帕卡场合


帕洛斯单手托下巴看着眼前的小孩,卡米尔学着帕洛斯的的姿势,抬头看着帕洛斯。
“卡……米尔?”
“嗯。”
帕洛斯坏笑一声,伸手直接拎起了卡米尔,“原来小军师小时候是这个样子的啊?挺可爱的啊。”伸手挑起卡米尔的下巴,
“……”卡米尔别开脸避开帕洛斯的手,
帕洛斯也不恼,伸手轻轻的掐了下卡米尔的脸,拎着卡米尔的手收回,顺势把卡米尔像抱猫一样抱在怀里。打开终端,买了一包糖果。
裁判球很快就送来了糖果,帕洛斯利索的剥掉一颗糖果的糖纸,捏住糖果送到卡米尔嘴边。
“里面加了毒药哦~”帕洛斯坏笑。
“我看着你买的糖果,苹果味的。”卡米尔毫不犹豫的叼走了糖果,
“哼哼,可是,我有毒哦~”帕洛斯说完,便吻上了卡米尔。
“唔……”
“帕洛斯!!!!!!”雷狮的怒吼在不远处响起。

段子,卡米尔幼体,all卡

雷卡场合


“大哥,”年幼的卡米尔踮起脚才勉强够到雷狮的头巾末梢,用力拽了拽。
“嗯?”雷狮回头,蹲下,“怎么了?”
“蛋糕,”卡米尔指着旁边的橱窗里精致的蛋糕,满眼期待的看着雷狮。
“嗯?”雷狮顺着卡米尔的手指看过去,“想要?”
“嗯!”卡米尔用力点头。
“那叫一声哥哥?”
“哥哥!”软萌的声音。
雷狮眯了眯眼,揉揉卡米尔略带婴儿肥的小脸,感叹了下“我弟弟的皮肤手感真好,”牵起卡米尔的小手推门进去买蛋糕。


安卡场合


安迷修和卡米尔面对面坐,安迷修教卡米尔读骑士宣言。
“我发誓……”
“……”
卡米尔无语的看着安迷修读骑士宣言,雷狮从边上路过,
“大哥”卡米尔站起来跑过去。
“等,等等,卡米尔!”
“安迷修你想对我弟弟干什么?”雷狮弯腰把年幼的弟弟抱起来,亲亲他的小脸蛋。
“教导他成为一名合格的骑士!远离恶党!”安迷修一把把卡米尔从雷狮怀里抱回来。
“哈?我弟弟这么可爱怎么可以成为和你一样的笨蛋?!当然是成为一个自由自在的海盗!”雷狮毫不客气的夺回了卡米尔,并小心的把卡米尔放在了一边。
“你这是什么歪理?!卡米尔这么可爱当然是要成为一个好孩子!”
“我的弟弟我会教导他!不用你管!”
“我不会让恶党那卡米尔变成小恶党的!”
卡米尔站在旁边看着两人吵架,叫住路过的某只裁判球,用佩利的积分买了个蛋糕。
为什么不用安迷修或者雷狮的积分?因为大哥说买蛋糕就要用佩利的积分啊,这才是好孩子!

雷安党必看公告!

心疼被举报的太太们,也心疼被捕的深海大大

暗凤求光凰:

近期因为一个反同的人举报了“深海”大大的本子,导致深海大大被捕。同时也有很多的雷安本子被举报,许多人越来越猖獗。雷安党的各位遇到那种人千万不能说起来!否则他们就有机会说大家!最近请大家谨慎提防这种人,看到了理都不要理。切忌撕起来,不然很有可能会牵扯到大家!牵扯到其他同人cp的伙伴!大家千万得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