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月之寮恐怖故事3——你们都要死

注:月之寮恐怖故事每一章都是独立的,放在一起成为一个故事集。

       新因为生病去世了,葵亲手埋葬了他,埋在了那棵和他们一起长大的樱花树底下。葵答应了新要笑着活下去,要努力活下去,他也做到了,一直都努力的笑着,照顾比自己小的后辈,辅助着比自己大的前辈,甚至还会给闹别扭的阳夜劝架。一直,一直在大家面前露出灿烂的笑脸,甚至在大家无意间提起那个已故之人的时候,一脸轻松的说着自己答应他会好好活着,大家不要担心之类的话语,一直,一直像一个闪亮亮的王子一般照耀着大家的生活。


       但那样笑着的葵,那样灿烂的笑容,却始终给人们一种恐怖的感觉,和以前的葵不一样了,蓝宝石一样的眸子失去了原本一直闪着的光,变得空洞无神,动听的声音也开始变得低沉,葵仿佛失去了灵魂。


      面对因为担心来问自己的夜和阳,葵还是笑着回答出了那一句话,


     “我答应他会好好活着,不用担心我哦!”


       然后就在阳和夜担心的目光中,拎着一箱子草莓牛奶出了门。


       葵靠着新的墓碑,一盒一盒的喝着草莓牛奶,“新...你知道吗?今天阳和夜来找我了,说很担心什么的,我没事哦,虽然有点累,每天还要笑着,但我很努力的活着哦,你别担心。”葵歪头,靠着新的墓碑,又插上一盒草莓牛奶,


     “葵,为什么会这么累?”


       第二天,因为葵一夜未归,担心众人在看到疲惫的葵回来的时候,忍不住责备了葵几句,年长的四人拉着葵语重心长的说新不会想要看到葵变成这个样子的,葵点头,表示很抱歉让大家担心了,看着葵眉眼间沉沉的疲惫,众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让葵快些去休息。


       在那之后,众人觉得葵变得更多了,每天抱着草莓牛奶不撒手,抱着黑田刷毛,刷完毛就给黑田喂胡萝卜,行为举止间,明明暗暗的出现了某个熟悉之人的影子。


       某天,郁和海从外面回来,给泪带回了一个精致的布丁蛋糕,葵靠在沙发上,怀抱着黑田给黑田刷毛,每次抬头就能看到郁和泪有爱的互相互喂蛋糕,无神的眸子闪过一丝某个人的光影,


      “葵,每天都看着这样的景象吗?会孤单吗?会难受吗?都怪我没有好好陪着葵呢,既然是我的错,那就由我来为葵赶走这些让葵难受的事情吧。”瞳孔中,映出了月之寮被大家保护的最好的,那个孩子的影子。


       一周后的某天清晨,“泪!!!!!!”郁的尖叫声给月之寮带来了悲伤和愤怒的气氛,泪躺在自己房间的地上,毫无血气的脸色和脖子上的注射针孔,直白的告诉了大家,泪死了。


       警【】察找不到任何线索,只知道是有人在泪的血管里注射了过量的戊巴比妥那,那是一种用于安乐【】死的药物,而且在泪的胃里还发现了预防呕吐的药物和安眠药。提前给泪服用安眠药是为了在安乐死的时候泪不会醒过来,而预防呕吐药物则是为了防止在安乐死的时候出现生理状况。在泪的房间只有一个玻璃杯,里面也检验出了药物残留,但上面只有泪的指纹,也找不到注射器,过了一段时间,这件事便成了悬案。


       泪走了,郁变得像个没了灵魂的木偶,整日浑浑噩噩,抱着同样没了灵魂的大和,坐在泪的房间,再不愿出门。海在自己房里摆满了紫阳花,经常抱着一个大大的六月兔呆坐在房间里,一坐就是一整天。白组没了以往的气氛,阴云笼罩,黑组也是一样,气氛低沉,每个人都很难过。在泪离开的第二天,葵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把一个东西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看着桌上的草莓牛奶,失声痛哭。


      生活不会因为一个人离开而停下它的脚步,生活还在继续,然而噩梦却才刚刚开始。


      没过多长时间,黑组也出事了,残念的时尚担当,月之寮最小的孩子,恋在驱的惨叫中被发现在自己房间的浴室中溺死。房间的门是锁着的,驱也是因为担心一直没来找自己的恋,就拿了备用钥匙去恋的房间里找他,结果一进房间就发现恋全身浸泡在浴缸中,死了很久了。


       恋的死亡最后被定为意外,驱抱着葵痛哭,始和春也沉下了脸色,葵一边努力安慰着驱,一边努力忍住自己眼底的泪水,努力的不哭出声,始扫了葵一眼,抬手拍拍葵的肩。


      驱失去了以往的活力,没了恋运气的中和,变得比以前还要不幸。


      葵在自己房间中,躺倒在床上,


    “求求你不要再伤害大家了!!”


       生活还在继续,这次又不幸又降临到了白组,失去团宠的他们,这次失去了他们的父亲,海在一次出外景工作的时候,在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等众人感到医院的时候,海已经被宣布死亡了。


      白组的天彻底塌了,夜哭晕过去,阳也锤墙痛哭,隼收紧抱郁的双臂,全身颤抖失声痛哭,郁哭湿了隼的衣服,黑组的几人,得知这条消息之后,也仿佛被晴天霹雳一般。年长的二人第一时间赶到医院,还不忘带上哭的几近昏厥的驱,葵把自己关进房间,把房间里没开封的草莓牛奶摔在地上,痛哭不止。


      海头七那天,葵午夜时分,在自己房间摆了一个阵法,点上一白烛,一袭白衣,在面前放一面镜子,葵低下头,碎碎念着新的名字。


      “葵,你怎么了?不开心?”新的声音响起。


      葵抬起头,对上镜中新的脸,“新,求求你,不要再伤害大家了!我不想再看到他们死!”葵双手抓住镜沿,几近疯狂的对着镜子嘶吼。


     “怎么了?葵不开心吗?那些人给你秀了这么多恩爱,这些成双成对的,都应该死,不是吗?怎么只可以让葵一个人形单影只呢?”


      “我不要!!”葵一把把桌子上拿来摆阵的草莓牛奶打到地上。


      镜中的新露出诡异的笑容,“我所做的事情,都是葵想要的哦,只是葵不忍心下手,所以我就来替葵下手了,葵难道不应该感谢我吗?”


     “不!!!!”


     “葵君,你怎么了?葵君?”春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嘁,碍事的人来了吗?去解决他好了。”镜子中的新冷哼一声,双眼中透出杀意。


    “不要!”


      房门打开,春只看到了一把锋利的刀子向自己捅了过来。


     “春!!!!”始看着春腹部插着一把刀子仰天倒下,急忙冲了过去,“葵!你做了什么?!”


     “不,不是我!”葵急的连连摇头,“是新,是新做的这一切!”


     “葵!你在胡说些什么?你看清楚!是你伤害了春!”始按住葵的肩,盯着葵的眼睛大声吼道,“你看看你的身上!”


       葵被盛怒的始吓到,颤颤的低下头,看到了自己身上溅到的,属于春的,血迹!


     “不!不是我!不是我!”葵双手抱住头,略带哭腔的说,“是新,是新干的!不是我!”


     “葵君......”春一手捂住腹部的伤口,“泪,恋,海他们,都是你杀的吗?”


     “不,不是我,是新!是新!!!新!!!!”葵抱着头大吼。


      葵房间门口的动静,很快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众人赶到时就看到把春抱在怀里的始,腹部受伤的春,还有抱着头,白衣被血染红的葵。


     “不是我,是新,是新!!”葵吼了一声,随即跪在地上,双手撑地,“呵呵,是新......是新啊......呵呵。”


     “葵,你怎么了?”夜躲在阳的身后,颤抖的问,他被眼前血腥的一幕吓到了。


      “葵?葵没怎么样啊~”一个熟悉却有点陌生的声音响起,“葵每天看你们那么快乐的生活,所以他想我了啊~我来看看葵,有什么不可以的吗?”葵从地上缓缓地展期,双眼空洞的看着眼前的众人,右手缓缓地抬起,直指众人,“你们都该死,是你们把他害成这样的!”


      “你到底是新还是小葵?!”阳愣了几秒吼了一句。


     “嗯?我是新啊!”葵,冷笑一声回答,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不过,我也是葵,”葵歪歪头,冷笑着看着众人又是一口凉气,“那些事情是葵想要的,只是葵太心软,太善良,那就我来吧!”


     “你!咳咳,”春因为连着两口凉气,牵扯到腹部的伤口,连连咳嗽,“把葵君还回来!咳咳......”


     “葵不会回来的,在我杀光你们之前,他不会回来的!”葵冷冷的看着众人,“刚刚那一刀看来插得不深啊,你竟然还有力气说话,那么下一刀,我可不会手软!”


     “葵!”始一个健步冲过去,握住葵的手臂,一个过肩摔把葵摔出去,趁葵没反应过来,一记手刀将葵击昏,回头对着门口吓呆的众人,“别愣着了,去报警!还有,叫救护车!”


      救护车和警车很快就来了,春被送往医院,万幸的是刀子插得不深,因此捡回了一条命,葵则被逮捕,但因为精神鉴定给出的鉴定书,而被判关进特殊的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阳和夜,还有始和春都去看过几次葵,葵一袭白衣,点一根白烛,面对一面镜子,嘴里不知在碎碎念些什么东西。


      阳和始问:“你到底是谁?”


      葵说:“新,也是葵。”


      夜和春问:“你什么时候能把葵还回来?”


      葵说:“杀光你们之后!”


END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