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哥哥,对不起(8)


       郊外某处秘密庄园里,海为隼打开一个房间的门,隼走进去,把怀中抱着的人放在房间的床上,帮他盖好被子。

       “去准备我之前跟你说的东西。”隼头也不抬的说。

       “哦,那个吗?夜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不过,隼这样真的好吗?对一个和夜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做这种事?”海斜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胸问道。

       “他现在已经回到我的身边了,但必要的清理程序还是要走的。”隼直起身走出房间,“现在先让他好好休息吧,治疗对他来说也是很痛苦的。”

      “是啊,”海伸手关门,留了个门缝看了眼里面的人,“那种方法,肯定非常痛苦吧?”关门,跟着隼离开。

       新这边……

       “什么??你就这样把葵交出去了?!”春被新的话惊的双眼大睁,身边的始也罕见的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你发烧了吗??”

       “我姐姐在他们手里,”新面无表情,端起面前的红茶喝了一口,“我只能用他去换姐姐。”

       “你知道他们要葵是要做什么吗?”春的声音微微颤抖,“他们要用葵去治疗隼的堂弟泪,用换血的方法!”

       “换血?”

       “我和始调查过了,当年优花是因为生了一种很罕见的病才被送到国外疗养的,父亲他们在优花生病几年之后在一个孩子身上找到了治疗这种病的方法。”春拿出一份病历,翻开,年幼的葵的照片出现在第一页上,“这孩子和优花得了同样的病,但他却有抗体可以抵御。”

       新盯着那张照片出神,是葵刚到自己家时的样子,清澈无邪的大眼睛,像是可以看透自己的内心。

       “病历上写了父亲他们曾想抽取这孩子的血液提取抗体,谁知抽出来的血液都无法提取抗体,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之后,发现这孩子自身可以净化这种病毒,但不能提取,于是父亲他们想到了一个大胆的方法,”春抬头盯住新的眼睛,“换血治疗法。”

       “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治疗方法,不管是对治疗的人还是被治疗的人,”始接下春的话茬,“是要用一个特殊的仪器,将优花的血液抽出,经过仪器,输入葵的体内,由葵天生的身体净化能力,将优花带有病毒的血液净化成健康的血液,再由仪器把葵的血液抽出输入优花的体内。为了防止优花失血过多,在仪器为优花抽血的时候,也会同时从葵身体里抽血来补足优花体内的血液。”

       新愣住了,脑海里闪过这些天做的噩梦,葵痛苦的向自己求救,自己想伸手抱住他却离他越来越远,怎么都够不到他……

       “换血,很痛苦的吧……”新喃喃的说。

       “那不是肯定的吗?要把全身的血液都换一遍,接受外来的血液的同时,还要失去自己本身的血液,想想就很痛苦啊!”春大力合上手里的文件。

       “根据我和春的调查,葵血型是O型,优花的血型和你一样是AB型,泪的血型是B型,那台仪器除了抽血输血以外,还可以将血液转化血型,葵的O型血可以给其他血型输血,但其他血型是不能给葵输血的,需要转化血型。转化过的血型输入身体,会引起强烈的不适感。当年为了治疗优花,葵经历过一次这样的痛苦,没想到这次……”

       春双手按住新的肩,力气大到新拿不住手里的杯子,杯子砸在茶几上,出现一道裂痕,“新,你亲手把自己的弟弟,你爱着的葵,再次送进了那个痛苦之中!”

       “……”新盯着春的双眼,黄绿色的眸子里,映出了自己嘴上说着不在乎心里却时刻思念着的人的影子,“葵……”新听到自己的心的碎裂声,脸上好像划过了什么,春的眼镜上,倒映出泪流满面的自己。

       “隼的弟弟泪也得了同样的病,白月之所以要葵,恐怕是知道了这个治疗方法,我们调查到隼当年也参与了鬼影者的开发,葵的那个项圈,就是隼的杰作。”始给自己续了杯茶,抬眼看看已经呆傻住的新,“你父亲说的没错,你们全家都欠那孩子的,你姐姐欠他一条命,而你,”

       始顿了顿,“欠他一辈子。”

       白月的庄园里,隼看着电脑上闪过的一串串数据,“很快就好了,你再忍忍……”

       “隼……”已经痊愈的泪拉拉隼的衣袖,“葵要回来了是么?”

       “对哦~我的泪泪,想念葵做的布丁了吗?”

       “嗯!”

       “葵马上就可以回来了哦,泪泪先去和郁君出去遛遛yamato好不好?等你回来就能看到葵了哦~”

       “嗯!好!”泪点点头,转身拉着郁的手跑了出去,隼回头看着泪的背影渐渐远去,听到身后的电脑发出“滴——”的一声。

       坐在电脑前面的夜抬头,“好了,根据隼桑的意思,重新编程完毕了,隼桑,要重启鬼影者吗?”

       隼点点头,“重启吧。”

       夜伸手按下电脑的回车键,在隔壁房间躺着的,全身插满管子的葵缓慢睁眼,脖子上的项圈散发着柔和的黄色的光,葵缓缓从床上坐起,茫然的看着身边的一切。

       “欢迎回来,我的弟弟~”房门打开,隼和拿着数据本的夜走了进来,隼走到葵的床边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夜则是在旁边观测着葵的身体状况。

       “隼……桑?”葵眨眨眼,“泪呢?”

       “出去遛猫了哦~”隼挑起葵的下巴,“好久不见了哦,发生了很多事情,先让夜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吧,你们性格差不多,将来一定会称为很好的朋友哦~还有,泪和我都很怀念你的意大利料理哦~”隼眼神示意夜给葵检查身体,一边轻松的说。

        “是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很多事情是什么意思,不过,隼桑想吃的料理,我会努力做出来的哦!”葵配合夜检查身体,对着隼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魔王大人就好好的期待了哦!”

       新这晚又梦到了葵,这次不是痛苦的向自己求救,而是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脖子上闪着刺眼的蓝色的光。这次,新触到了葵,不是抱住了他,而是被他死死的掐住了脖子,新挣扎着握住了葵的胳膊……

tbc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