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哥哥,对不起(6)


       巴黎,在一所漂亮小房子里,优花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法国是优花很喜欢的国家,优花还是个懵懂少女的时候就来了这里,虽然刚来的时候是为了调理身体。

        优花幼时生了一场怪病,主治医生在优花身上插满管子,优花每天只能靠呼吸器和营养液维持生命,父亲心疼的不行,也不敢告诉比优花还要年幼的小儿子新,毕竟在从小失去妈妈的新眼里,优花就是妈妈一样的存在。父亲只得告诉新,姐姐出国了。

        优花一病就是好几年,直到父亲他们找到了治疗的方法,那是优花这辈子都忘不了的疼痛治疗法。

        当时,优花被父亲推进手术室,父亲握着优花的手,告诉她这个方法不能麻醉,希望她一定要忍住,忍过了病就好了,已经长成少女的优花听不懂父亲在说什么,她侧过脸,手术室里还有一张病床,上面躺着一个昏睡的小男孩。和弟弟差不多大,不,好像比弟弟还要小一点,柔顺的头发让人想去揉他的头,脖子上戴了一个……项圈?项圈上散发着柔和的蓝色光,优花喜欢上了这个颜色。

        弥生叔叔进到了手术室,他带着一个白发的少年,大概是个高中生。两人把几根管子分别插入优花和那个男孩的血管,然后去旁边摆弄医疗器械。父亲握着优花的手,抬头看向男孩,优花听见父亲喃喃的说,“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们……”

        优花还没来得及问父亲为什么道歉,就被钻心的疼痛占据了全部感官,她咬住下唇,但哭泣声还是传了出来,她感觉自己的血被身上的管子吸了出来……

        优花的疼痛持续了三天,期间她疼晕了多次,又在疼痛中醒来,三天之后,当弥生叔叔把管子从她身上抽出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痊愈了,病痛彻底走了!

        男孩还是昏睡的样子,即使是在疼痛降临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反应,高中生把男孩身上的管子撤掉,用被子把男孩包起来,打横抱着他离开了。

        “他不会痛吗?”优花在高中生为男孩撤去管子的时候轻声问父亲,

        “他当然会痛,只是他醒不过来。”父亲犹豫了半天不知道如何作答,高中生张口回答道,然后就抱着男孩离去了,弥生叔叔也随之离开了。

       在那之后没多久,父亲决定要把优花送到法国巴黎,那是优花很喜欢的地方,也是养身体的很好的选择,优花走的时候,父亲和弥生叔叔,还有睦月叔叔都来送她,三人身上脸上都有伤,有点狼狈,高中生没来,那个男孩也没来。

       优花登机的时候回头看了眼父亲,像他道别,却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站在不远处,是那个高中生,高中生笑着对自己挥挥手,嘴微动,像是在说,

        “我会去找你的。”

        门铃响起,优花摇摇头把以前的回忆甩出去,走到门廊,打开门,

        “我来找你了哦~”

        “你是……?”

        “不记得了吗?也是,你上次见到我的时候,我还是个高中生,我弟弟是你的救命恩人哦~”

        优花猛地想起了眼前这个人是谁。

        “阿拉~快到海的下午茶时间了呢~那么,公主大人,可以和我走一趟吗?”

        优花低头,一把电击枪正对着自己的腹部,优花缓缓抬头,对上来人金色的眸子,

        “晚宴如果没有公主就不好了呢~”电击枪往前,随着电光闪动,优花往前摔倒在来人的怀里。

        新最近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总觉得要出事,所以他最近总是缠着葵。

       “其实就是在撒娇……”春如是说道,始点头同意这个观点。

        春在医院被关了两天后,被放了出来,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始的公司与新和始回合,三人打算一起去拜访一下新的老父亲。

        “这有一个给卯月新先生的包裹。”公司的保安送来一个小包裹。

        始拿着包裹一脸困惑,“写的收件地址是我的公司,但收件人为什么是新?还有这个寄件人信息怎么什么都没写?”

        新接过包裹,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拆开看看就知道了?葵帮我拆下,”新把包裹塞到葵手里,葵小心的拆开,是一张光盘。

        始打开办公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光驱。光盘里只有几段视频,点开第一个,是年幼的优花和新在草地上一起玩闹,父亲坐在不远处的太阳椅上慈爱的看着他们。

        第二个视频是优花病倒在床上,父亲把葵领进家门,新喊叫着让父亲把葵送走,父亲带走了葵。新伸手把葵揽过来抱住,满眼愧疚。

        第三个视频,葵躺在一个实验台上,一双手拿着一个项圈出现。三人不约而同的回头看着葵脖子上的项圈,没错,视频里的项圈现在就戴在葵的脖子上!

        第四个视频,优花和葵躺在手术室,身上插着管子,机械运作,把优花的血抽出来,通过机器,输到葵体内,再把葵的血抽出来,通过机器,输到优花体内。优花痛的哭泣,葵虽然面露痛苦但却一声不吭。新搂着葵的手臂缩紧,无法想象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

        第五个视频,是鬼影者发狂的视频,但还没到月城先生说的响指声就戛然而止。

        第六个视频,是优花在巴黎被人用电击枪攻击之后被带走的视频。新脸色变得苍白,死死的盯着屏幕。

        第七个视频,也是最后一个,优花穿着一身豪华的礼服,像个皇室的公主一样坐在一张豪华的扶手椅上,她对面的人放下红茶杯,屏幕随即黑屏,只剩下声音,

        “想要回这个公主吗?那就用鬼影者来换吧~给你们二十四小时时间考虑,时间一过,公主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哦~”

        新沉默了一会,一把拉起葵就往外走,春见状赶紧上前拦住新,“你要做什么?”

        “去救我姐姐!他们不是要他吗?那就给他啊!”新大声吼道,推搡春想拉着葵快点离开。

        “站住!新!”始开口,一把把葵从新手里拉回,“你都不知道去哪找他们!而且,你把葵交出去,你有想过葵会怎么样吗?”

        “我不管!姐姐是我的一切!我不能允许任何人伤害我的姐姐!”新放开春,转头想把葵从始手里抢过来。

        始一把将葵护到身后,“你发什么疯?你忘了你说你要保护葵的话了吗?!”

        “保护?我保护他?别开玩笑了!我姐姐才是我唯一要保护的人!他不过是姐姐的代替品而已!”

        “新……”新突然看到葵眼底的泪光,和对自己不可置信的眼神,

        “葵……”新愣了一下,伸手想去把葵的眼泪擦掉,但很快收回了手,“我自己去想办法救姐姐!”说完,新转身快速走出了始的办公室。

        始和春对视一眼,叹了口气,始转身看到葵脸上滑落的泪珠,伸手轻轻地擦去葵的眼泪,“新是太着急了,别担心。”始安慰着小声哭泣的葵,伸手把他抱进了怀里。

        新一路驱车狂飙回家,刚进家门就听到电话响,过去接起电话,和视频里一样的声音传来,

        “想救姐姐吗?那就要照我说的办~”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