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特警行动——引力(5)


        “始,我查到天文馆那个男人的信息了!”春从电脑前坐起,“我把天文馆监控器里的那个男人的照片输进数据库里就找到了!”

        “数据库?那个不是有犯罪前科的才能在里面找到吗?”驱凑过来问。

        “我也是抱着试一下的想法,结果输进去就找到了……”春指着电脑上的犯罪记录。

       “在系统里就表示他以前被抓到过,是什么罪名?”始走过来。

       “我看看……嗯……防卫过当?”春惊讶,“看他的外表完全想象不到啊……我再看看……诶?”

       “怎么了?”看到春突然愣住,始探头看向屏幕,瞬间愣住,“十几人重伤,他毫发无伤?”

       “诶诶?”凑过来的驱和恋听到始的话,也是愣住。

       “好厉害!”驱星星眼,“是他单挑的吧?”

       “嗯……”春把记录往下翻了翻,“根据当时的报案者的口供,重伤他们的是个四五岁的孩子……”

       “诶?”其他人愣住,“四五岁的孩子?怎么可能?!”

       “这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报案者说那个孩子好像有着神奇的力量,靠近他的人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弹开,几乎都是被摔伤的。”春推推眼镜。

       “哇……”恋和驱对视,感叹一声。

       “可这一切和那个男人有什么关系?那个男人为什么要认罪说是他做的?”始皱眉。

       “嗯……这里说这个男人在报案者报案不久之后自己来到了警局,承认说是自己把那些人打成那样的,并说是报案者看错了,现场并没有什么四五岁的孩子。”

       “意思是这个男人替那个孩子顶罪了吗?但当时的警察们应该去探查现场了吧?”始困惑,“难道没查到什么吗?关于那个报案者口里的孩子?”

       “没有,”春仔细的查看案子的现场调查报告,“现场报告说现场并没有孩子的踪迹,也没有孩子存在过的痕迹。”

       “那个报案者在撒谎?”始问,“可他为什么要虚构一个并没有出现在现场的孩子呢?”

       “嗯……大概是磕了药的关系吧?这里说那个报案者有吸毒的习惯……”春推了下眼镜。

       “好吧,然后呢?那个男人叫什么?”

       “犯人的资料上写着他叫……文月海。”春眯了下眼睛,“有点奇怪啊……他的案子。”

       “哪里奇怪了吗?”始弯腰,看屏幕。

       “因为他的自首,再加上受害者的伤,本应该定成是故意伤害罪的,但这里定的是防卫过当,在警局里呆了一晚上就被无罪释放了。”

       “什么?”始,驱,恋惊讶。

       “因为所有的受害者,只隔了一晚上,就都改口了,改成是他们去找这个文月的麻烦,而被文月以自我防卫的方式击伤了。由于是自我防卫导致他人重伤,所以被定为防卫过当,不会被判刑。”春推了下眼镜。

       “一晚上就改口?”驱睁大双眼,“怎么办到的?!”

       “不知道,”春摊摊手,“当时这个文月还在警局里蹲着呢……”

       “是有人在外面帮他,那个帮他的人,显然不希望他坐牢,可能……”始的眉头皱的更深,“那个报案者没有撒谎……这个文月,和那个所谓被虚构出来的孩子肯定有什么关系!春,查一下这个文月的档案资料。”

       “没问题哦!~毕竟我是最强的黑客嘛!”春推了下眼镜,开始查了起来。

       “有了!”春一拍手,“找到了!”

       “找到什么了?”始,恋,驱赶紧凑过来,屏幕上是一份领养证明。

       “根据资料显示,这个叫文月的人在十年前去过一个很偏远的小镇,在他回来后不久,就去办理了一份领养手续,领养了一个男婴。”

        “这个男婴应该就是他在那个小镇上抱回来的,能查到那个小镇在哪里,以及之前发生了什么吗?”始托着下巴问。

        “我看看……”春敲键盘,“有了,那是个现在已经不存在的小镇,被周围的城市吞并了,嗯……十年前,小镇上出了一个杀人狂,毫无节制的杀人,小镇上几乎一半以上的家庭都有人被他杀死了,由于小镇比较闭塞,所以小镇的人自行组织了护卫队,并把唯一个没有人被杀的家庭的男主人当成了杀人犯,他们把那个男主人抓住并烧死了,同时男主人的家人也没能逃过一劫,男主人的妻子被绞死,大儿子被打死,还在襁褓里的小儿子下落不明……”春顺着记录念下来,惊讶,“难不成……”

        始皱眉,“还不能确定,有那个被烧死的男主人的照片吗?”

       “我找找……”春继续敲键盘,“单人的照片没有,倒是有他们一家的照片。”春调出照片,

        照片上是笑得灿烂的一家三口,右边是一个怀孕了的美丽女性坐在椅子上,左边是一位帅气的男子,他的右手环过孕妇的肩,和孕妇的头靠着头,两人中间,还坐着一个小男孩,充满稚气的脸笑得灿烂,双手分别拉着男子和孕妇的手。

       “!”看到照片的一瞬间,始和春一惊,照片上的夫妻,和前一天在天文馆遇到的那个叫文月海的男人,怀里抱着的孩子简直太像了!

       “始,昨天那个孩子不会就是……?”春满脸惊讶的看着始。

        “肯定是……这家男主人叫什么?”

        “嗯……当时的资料已经不全了……只知道这家人的姓,这家人姓水无月。”

        “那去查一下,文月领养的孩子叫什么?”

        “好,”春敲键盘,“诶?这里孩子的名字填的姓氏是文月……”

        “文月吗?”始皱眉,“大概是怕那个小镇的人找过来吧……不过根据他去小镇的时间,以及水无月家最小的孩子失踪,再加上文月办的领养手续来看……昨天在天文馆里面碰到的那个孩子,就是当年下落不明的水无月家的最小的孩子吧!”

        “所以,这个文月桑其实是为了保护这个孩子才去顶罪的吗?”恋歪歪头,“那受害者的口供呢?是谁让他们改口供的呢?”

        “这个……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春,你应该能找到当时的监控视频吧?”始盯着春。

       “抱歉,不能,”春无奈。

       “为什么?”

       “因为……那个医院当年并没有安装监控……”

       “好吧……那当时那些受害者呢?”

       “那个要找起来要很费时间了啊……”春抬头看着始,“对方只给我们三天时间……不是还有葵在他们手上吗?”

       “也是啊……那你再查查这个文月,努力翻翻他的历史。”

        “好!”春认真敲键盘,“啊,找到这个文月的电子日记了……不过貌似是从最近开始记的……我看看……诶?”

       “春桑,怎么了?”看着春一下愣住,驱和恋对视了一眼,凑过去,“噗……”

        “嗯?”始被驱和恋的声音吸引过来,看屏幕,“……这是?”

        屏幕上,满屏都是照片,有抱着孩子的照片,有趁孩子睡着趴在自己怀里拍的自拍,有孩子吃东西的照片,还有孩子亲自己拍的自拍,总之一句话,满屏的孩子……电子日记的头像部分还是和孩子的自拍……

        “额……”春觉得自己头上落下一大滴汗珠,“这……我是不是不小心打开了谁的育儿主页?”

        “……这是……哪里来的笨蛋爸爸?!”恋指着屏幕大喊。

        “恋,冷静!”驱按下恋的手,“虽然……这个主页真的……和我爸的主页有的一拼……不过……他明显比我爸更过分啊!!”

       “春……你确定……你找的是刚才那个文月吗?”始想了一下刚刚在资料上看到的,穿的帅气的男人,再看看这个主页,下意识问春。

       “应,应该是……一个人吧……?”春感觉自己混乱了……

       办公室里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

       “我还没亲到过葵啊……”独自画圈圈的新。

TBC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