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哥哥,对不起(5)


       始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卯月新他们所在的地方。

        春还昏迷着,新勉强坐在地上,怀里抱着同样昏睡的葵。始检查了下春的状态,见没什么大碍,就叫手下把春送回家,随后在新面前蹲下,

        “发生了什么?”

        新把事情的经过跟始说了,始听的眉头紧皱,当听到葵听从隼的命令时项圈发出蓝光的时候,始的眉头皱成一团,“这不对啊,按照月城先生的说法,项圈发出蓝色光应该会使鬼影者陷入沉睡才对。”

        新指指葵脖子上的项圈,项圈发出柔和的水蓝色光,“刚刚发出来的是一种很冷酷,感觉会刺痛人心的蓝色,不像这个这么温和。”   

        始伸手轻触葵脖子上的项圈,接触到项圈的瞬间,蓝色光消失,始惊的缩回了手。葵眼皮轻动几下,慢慢睁开,

        “新?”葵像是早上刚睡醒一样,睡眼朦胧的看着新,伸手揉揉眼睛,试图坐起来,一阵小风吹过,葵环顾四周,发现不对劲,“咦?我怎么睡在这里了?”

        “葵,你忘记了吗?”新难得的睁大了眼睛,盯着葵的双眼问道。

        “忘记了……什么?”葵眨眨眼,疑惑的问,“啊!”葵惊叫一声,伸手触碰新的脖子,“新,你这里怎么了?”葵扒开新的衣领,仔细查看新脖子上的伤痕,“是被谁掐的吗?”

        “……”新沉默了一会,握住葵的手,拉下,“没事,别担心。”没有直视葵布满担心的双眼,而是抬头和始对视了一眼,

        “我的人会清理现场,你俩跟我去我家,我有些事情月城先生聊聊。”始回头对手下点点头,手下们会意开始清理现场。

        新在葵的额头上轻吻一下,将葵打横抱起,
        “等,新??”葵被新的动作惊到,下意识抱紧新的脖子,把红透了的脸埋进新的颈窝,“旁边还有人……”

        新抬眼瞄了旁边的始一眼,始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到,转身打开车门。

        新抱着葵坐进车里,始关上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示意司机开车。

        “冷冷的蓝色光吗?”月城奏放杯子的手抖了一下,里面的茶溅了几滴出来,

        “是的,这是怎么回事?”新双手捂住葵的耳朵,轻声问道。

        月城奏用纸巾擦去溅出来的茶,来回看看一脸严肃的始和新,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和当年鬼影者发狂的时候一样。”

        始和新倒吸一口凉气,“发狂?”

        “是的,当年睦月先生带鬼影者出去谈生意,回来没多久就发生鬼影者发狂的这件事了,当时三个人的命令都不起效果,发狂的鬼影者又没人能控制,那场景……”月城奏想到当年的场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既然没人能控制,那最后又是怎么让他休眠的呢?据我所知弥生叔叔的战斗力和春一样低,是我父亲动手的吗?”始皱眉问。

        “不是,鬼影者发狂的时候,第一个被他袭击并且制服的就是睦月先生,弥生先生因为不具备攻击力所以没有被袭击。”月城奏仔细想了想回答。

        “不对劲,”新眨眨眼,“照理说发疯的人在袭击周围人的时候,不管对方有没有攻击力,有没有对自己造成威胁,都会攻击他们的吧?那葵为什么放过了弥生叔叔呢?”新低头看怀里的人,葵也抬头好奇的盯着新。

        “有人操控他吗?”始眉头皱的更紧,“同样是操控,为什么父亲他们的控制就不起作用了呢?”

       “隼哥哥……”葵弱弱的说,“当时耳边有隼哥哥的声音。”

       “葵?”新将葵的耳朵捂的更紧,葵则是伸手将新的手拉下,

       “捂着耳朵也是听得见的哦,新。”

       “隼……?”始表情变得严肃,“那个时候隼在你身边吗?”

       “隼哥哥只在门口,他在门口的保安亭坐着喝茶。”葵乖巧的回答。

        “按照父亲所说,那件事发生在我和春高中的时候,隼和我们差不多大,也就是说,”始抬头看向月城奏,“月城先生你记不记得那天,有一个高中生出现在现场?”

       月城奏低头仔细想了一会,抬头,“当时场面很混乱,我确定在鬼影者发狂的时候,没有高中生,但是,后来有一个声音,很响的声音,然后鬼影者就停下来了。”

       “声音?”新和始对视一眼,“什么声音?”

       “嗯,很清脆,就一声,然后鬼影者就停下来站在原地了。那个声音,像是……”月城奏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响指。”

       “响指?”

       “是的,是响指,弥生先生就是赶在那个时候去让鬼影者休眠的,鬼影者休眠之后,我听到了笑声,在门口,逐渐远去。”月城奏摘下眼镜揉揉太阳穴,“在那之后鬼影者被视为危险品,和实验室一起被封存起来了。”

        “笑声……”新皱眉,“刚刚在街上也听到了笑声,白月的老大,霜月隼,他到底对葵下了什么指令……”

       始皱眉,“有些事情,还是去问老人们比较好,春和我一直很在意一件事,”始伸手揉了下葵软软的头发,“为什么要制造鬼影者?”

       “等春桑恢复了,一起去问问吧?”新抱着葵的手臂收紧,“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孩子还可以使用。”隼坐在桌子前面,单手撑下巴自言自语道。

       “你在说什么呢?”海端了杯红茶放在隼面前,“你不是去看那个武器了吗?怎么样?”

       “他对我的指令还有反应,这就足够了!”隼端起红茶喝了一口,“准备飞机,我们去一趟法国。”

       “法国?”

       “去接公主殿下~”

       “哈?”

tbc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