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黑白之月第二部 4 喜欢


        葉月阳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刚开始学习葉月家传统的,无聊的防身术的时候,就结识了隔壁的长月家的长孙,长月夜。

        长月夜是个乖巧的孩子,小时候的长月夜有一点轻微的婴儿肥,圆圆的,肉肉的小脸,再加上淡淡的微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葉月阳还以为看到了可爱的女孩子呢~

       长月夜和葉月阳一样,要学习枯燥的长月家族防身术,两个“同病相怜”的孩子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和葉月阳活泼开朗,喜欢凑热闹的性格不同的是,长月夜安静,喜欢一个人坐在角落,抱着一本满是字没有插画的厚书读的津津有味,这样的两个人竟然能成为朋友?说出来,两人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但是,缘分啊,就是这么的奇妙,长月夜在葉月阳的心里有着相当大的比重;葉月阳在长月夜的心中地位也是重要无比的!

        葉月阳和长月夜在葉月家两个哥哥和长月家老爷子的看护下,手牵手一起走进了幼儿园,又从幼儿园一起手牵手走进了小学,再从小学又肩并肩走进了初中。

        初中的第一年,长月夜和葉月阳没有在一个班里,不过这不会阻挡他们的友情!

        大概吧,长月夜这么想,尤其是他在看到葉月阳被新同学簇拥着,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就从自己面前走过去,他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某次双休日,葉月阳和长月夜并排坐在葉月家的阳台上,一边啃着西瓜,一边晒着太阳。

        “阳有了新朋友呢,真羡慕。”长月夜啃完一块西瓜,把瓜皮放到盘子里的时候,叹了口气,突然说道。

        “哈?嗯,确实,初中进了新环境,交到了不少新朋友呢!”粗神经的葉月阳没有听出长月夜的落寞,大大咧咧的回答,“新交的朋友很有趣呐!改天一起出来玩吧?”

        “不,不用了……”长月夜低下头,“阳的朋友,我不熟呢,”

        “是吗?不过出来的次数多了,就熟了吧?”

        “嗯……”

        粗枝大叶的葉月阳把长月夜那天的话理解成长月夜想结识自己的新朋友,所以,之后的日子里,葉月阳经常到长月夜的班级里,邀请长月夜和他还有他的朋友们吃午饭,又在餐桌上和朋友们畅聊天下,忘记了旁边独自一人慢慢吃东西的长月夜。直到吃完午饭回到教室才想起来那个被自己忽视的人……

       “我该去和夜道歉,告诉他我忽视了他……”葉月阳盯着饭卡自言自语,“不过应该没关系吧?夜没有那么弱。”

        然而事实是,处于青春敏感期的长月夜对于葉月阳的忽视,心里相当的不好受,再次遇到葉月阳的时候,不管对方有没有理会自己,长月夜都努力扬起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初二的时候,重新分班,长月夜看着自己班级的名册笑了,自己的名字下面,清楚的写着“葉月阳”三个字。

        到自己的座位坐下,身后就是自己一直在意的人,深呼吸,放松下来,转身,扬起微笑,“阳,能和你……”

        话还没说完,一个女生挤进长月夜的椅子和葉月阳的桌子之间,“葉月君能和你分到一个班真好!我喜欢你好久了!”

        长月夜呆呆的看着女生的背影,嘴唇微张,接下来要说的话哽在嗓子眼里,咽不下去,说不出来,直到葉月阳在同学们的簇拥之下离开教室,才慢慢的把话语吐出来,

        “分到一个班,真好……”眼泪,不知何时落下,打湿了长月夜的制服衣襟,教室门外,一个人呆呆地看着教室里的长月夜,嘴唇微张,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之后的日子里,长月夜更加难过了,葉月阳就坐在自己后坐,可每次自己想回头对他说些什么的时候,总是有一群人围过来,挡在自己与他之间。长月夜觉得,自己和葉月阳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那个挡在长月夜和葉月阳之间的女生,在某天突然在全班面前宣布自己是葉月阳的女朋友,还是在葉月家要赶着祭拜活动,葉月阳没来上学的时候。

        长月夜坐在座位上,低着头,握着笔的右手关节泛白,在女生得意洋洋的炫耀的时候,长月夜右手一用力,

        “啪!”笔断裂的声音在只有女生一人自豪大笑的教室里显得格外清脆,长月夜抬起头,清澈的眼睛死死盯着讲台上的得意的女生,

       “阳才不会有你这样的女朋友!”长月夜听到自己这么说。

        “你怎么知道的?你算哪根葱?”女生大笑起来,尖锐的笑声仿佛要刺破长月夜的耳膜,

        “我算他的……”长月夜突然一愣,我算阳的谁呢?朋友?还是家人?

        女生抓住了长月夜的迟疑,紧追不舍,甚至吐出一串污言碎语。

        “我算他的朋友!”长月夜听到自己这么说,随即而来的,是女生和班上那些葉月阳的朋友们的大笑,嘲讽,以及,不知从哪里飞来的纸团和粉笔头……

        从那之后,长月夜的日子更加难过了,从前班上的同学把他当空气,他无所谓,落得清静,挺好的;然而现在,同学们把他当做嘲讽,辱骂的对象,尤其是那个女生,把长月夜当成了整蛊玩具和对象,那些日子里,长月家老爷子每天都看着自家宝贝孙子身上的青紫担心不已。

        “这个是我自己摔的。”长月夜淡定的说,然后拿了长月老爷子递过来的碘酒走进房间,关门,给自己擦药。

        葉月家的祭拜活动终于结束,葉月阳回到了学校,刚回到学校的葉月阳对于自己多出来的“女朋友”感到困惑,在全班面前澄清这件事之后,女生哭着跑出了班级,留下一句,“你等着,我要让你后悔!”

        葉月阳耸耸肩,你来啊?你敢来我就灭了你!

        女生好几天不来上学,可长月夜的日子丝毫没有好过,班上的同学仗着自己是葉月阳的朋友,利用长月夜不会对葉月阳朋友出手这一点,在葉月阳没注意的时候,变本加厉的欺负长月夜,长月夜身上的青紫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一两次因为骨裂被长月老爷子送去医院打石膏。

        长月老爷子拎着棍子跑去葉月阳家,质问他为什么会让长月夜受到这么重的伤害,葉月阳一脸惊讶,他完全不知道有这种事情,在长月夜住院修养的时候,葉月阳发飙把几个朋友胖揍了一顿。从朋友们口中葉月阳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悔涌上心头,葉月阳去了趟医院,在长月夜的病房前坐了一夜,葉月阳暗自握拳,要保护好长月夜,不要再让他受伤!

        长月夜伤好后回到学校,班上的同学对他客气了很多,葉月阳也是每天呆在他左右寸步不离的照顾他。长月夜觉得好幸福,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初三那年,长月夜和葉月阳的感情已经回到了从前,两人之间没有隔阂,双方都对彼此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虽然没有口头承认过,但葉月阳知道,他喜欢上了一个叫长月夜的男孩子,不过,他家的老爷子还真是太可怕了;长月夜也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叫葉月阳的男孩子,虽然爷爷一直因为初二那些事情对阳有意见。

        某天,一个同学突然对葉月阳说老师找他有事,要他去办公室一趟。

        葉月阳的身影前脚刚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后脚班里的长月夜就被同学们给拽出了教室。

        谁也没注意,紧随在同学们身后的,焦急的面孔。

        长月夜被同学们拖拖拽拽到学校后面的弄堂里,那个女生,曾经自称是葉月阳的女朋友的女生出现在长月夜面前。

        “从我最近的观察里,我发现,阳他喜欢的,是你”女生伸手拽住被同学们擒住动不了的长月夜的头发,逼他和自己对视,“那如果,在你身上做点文章,阳应该会很难过吧?那我,就复仇成功了!”女生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抓着长月夜头发的手更加用力,另一只手举起来,先是给了长月夜一记耳光,随后有抬脚在长月夜的肚子上踢了一脚!

        “唔……”长月夜感到肚子的疼痛,身体一软,如果不是被同学们架着,早已倒地不起,女生大笑起来,向后退了一步,做了个手势,几个强壮的同学上前,对着长月夜开始拳打脚踢……

        葉月阳去教室办公室转了一圈,没有老师要找自己啊?正奇怪着,却看到和长月夜一起的发小,阿松脸煞白,飞快的向自己跑过来,

        “阿松?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阳关心的问。

        阿松没有理会葉月阳的关心,而是一把拉住葉月阳的手把他往学校外面拉,“阳快来!夜出事了!”

        听到阿松的话,葉月阳也是脸色一变,跟着阿松赶忙往学校外面跑。葉月阳一路跟着阿松跑到学校外面的弄堂里,女生和同学们早已离开,弄堂里,只有嘴角流血的长月夜倒在那里,

        “夜!!!!!”葉月阳冲过去,抱起长月夜,先感受他的呼吸和心跳,确认长月夜还活着,赶忙抬头冲弄堂口的阿松大喊,“快点报警!!叫救护车!!”

        随着警笛声,长月夜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医生检查之后说长月夜肋骨骨折,体内肝脏破裂引发了大出血,幸好葉月阳和阿松及时赶到并把长月夜送到医院,已经抢救过来了,只是因为伤势太重,需要在重症监护病房里呆一段时间。

        葉月阳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外,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里面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全身插着管子,正在吸氧的长月夜。悔恨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下。

        如果当时没有去找老师就好了,如果能早点赶到就好了,那就能早点救到夜了,夜被打的时候,一定很痛吧?这种痛苦,我会帮你一点一点还回去的!

        阿松站在葉月阳身边,看着握紧拳头的葉月阳,长叹一口气,“你以为夜受到的伤害,只来自于那些欺负他的人吗?你以为夜受到的伤害,只有身体上的吗?”

        “什么?”葉月阳抬头,布满红血丝的双眼紧紧盯着眼前的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

        长月夜彻底脱离危险,转入普通病房那天,葉月阳开始了复仇。首先,他拜托阿松调查找到当天对长月夜下手的那几个所谓的“朋友”,把他们挨个约出来,随后,葉月阳暴打了他们一顿,随后让他们转学,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之后,阿松调查到了那个女生的住址,女生从转学走了的同学嘴里听说葉月阳在找他们复仇,吓的躲到朋友家里不敢回家,而恰好,女生朋友的家就在阿松家旁边,阿松摸清女生朋友的生活规律,趁女生的朋友出门的时候,化妆成送快递的骗女生开门,趁女生不备,用早已准备好的防狼电棒击晕女生,随后阿松把现场伪造成女生危机解除,已经回家,同时葉月阳一起把女生带走,带到了当初她欺负长月夜的地方。

        女生从昏迷中醒过来,看清眼前的人是谁之后发出一声尖叫,“啊!阳!我,我不是故意,我是因为喜欢你,不想让那个混蛋夺走你,啊!!”

       葉月阳狠狠地扇了女生一耳光,就像她当时对长月夜做的一样。

        “当时你从他身边走过,看都不看他一眼!你明明知道夜不擅长和不熟的人交流,还拉着他去和你那些狐朋狗友吃饭,最后还把他忘在餐厅了!刚分班的时候,夜想和你好好的打声招呼都没打成你知道吗?那天夜在教室里哭了你知道吗?!”

        葉月阳不断挥拳打向女生,阿松之前在长月夜病房前的话语不断的在葉月阳脑海里回响,夜想和自己说话自己没有理他;夜被自己落在餐厅里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夜被同学欺负自己都不知道;夜想和自己打招呼也失败了……一切的一切,其实,不该怪眼前这个女生,应该怪自己啊!怪自己忽略了夜,这样的自己,真的配说喜欢夜吗?

        葉月阳呆呆地看着眼前被打到昏迷,惨状和那天的长月夜一样的女生,双膝一软,跪在女生面前,

        “我到底在做什么……当初夜需要我的时候,我在做什么啊?!夜……我对不起你啊!”

        最后,葉月阳给女生叫了救护车,随后前往警局自首,由于涉事的是未成年人,再加上女生醒了之后表示不会追究,最终葉月阳被判处进少管所劳教六个月。

        判决书下来的那一天,正是长月夜清醒过来的那一天。长月夜躺在病床上,歪头看向窗外,向日葵开的正旺,那金灿灿的向日葵,没有面对太阳,而是整齐的对着自己的病房,就像那个人一样,

        长月夜对着向日葵,嘴角上扬,露出一丝久违的微笑,“阳。”

        少管所里,玻璃这边,长月夜扶着拐杖慢慢坐下,玻璃那边,葉月阳平静的坐下,两边同时,伸手,拿起电话。

        “阳……”

        “夜,你出院了吗?”

        “嗯,医生说已经可以回家了,不过还是需要静养。”

        “注意身体。”

        “嗯,我知道的,阳不用担心,我等着你出来。”

        “夜,我很对不起你……”

        “嗯?”

         “在你被他们欺负的时候,无助的时候,我都没有帮到你,甚至完全不知情,最后,还害的你差点死掉……”

        “没有关系的,我也有错,我没有搞清楚阳的所谓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一味地退让,才会导致那种事情的发生的。”

        “总的来说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夜。”

        “阳,谢谢你但,我也学过防身术啊,在阳出来保护我之前,我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的!等阳出来的时候,搞不好我还能保护阳哦!”

        “哈哈,口气不小啊,夜要好好的保护自己哦!你要先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我哦!”

        “阳!你就放心吧!”

        “嗯!”

         “对了,阳……”

         “怎么了?”

         “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了,呐,夜,”

         “嗯?”

         “我啊……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叫长月夜的男孩子,但我曾经忽视了他,让他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你说,我如果现在告诉他,我喜欢他,他会接受吗?”

        “阳……我想,他会接受的!因为,他一直都喜欢一个叫做葉月阳的男孩子!尽管被忽视过,受到过伤害,但如果这个叫葉月阳的男孩子和他告白的话,他还是会答应他的!”

        “夜,谢谢你,我喜欢你……”

        “阳,我也喜欢你……”

        隔着玻璃的两人,十指相扣,互诉衷肠。

        六个月后,葉月阳出狱了,长月夜捧着一把向日葵站在那里,微笑的看着葉月阳走向自己,连同向日葵一起,和自己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一个月后,葉月阳和长月夜一起走进了月之寮,展开了他们高中的生活,

        “阳,新学校要加油了呢!”

        “嗯,夜,这次,不会再犯当年的错误了!”

TBC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