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偶像与粉丝系列文/郁泪篇】王子的天使

@景枫 的「偶像与粉丝」系列文,搭档cp组,这是我负责的郁泪篇,画风有点跑偏,但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喜欢,谢谢~

        郁现在感觉自己在做梦,眼前在大雨里站在自家门口的人竟然是当红偶像组合海之雨里的泪,而且还是自己一直都非常非常喜欢的泪!

        说起海之雨,这是一个由一对兄弟组成的当红偶像组合,海是哥哥文月海,雨是是弟弟水无月泪,组合的名字据郁的姐姐说,是由海起的,意思是,“海的雨”。听名字就能看出来这个哥哥有多宠弟弟了!而且事实也说明了这一切,每次上综艺节目,需要玩和体力相关的游戏的时候,就看到海一个人在场上努力,泪在旁边坐在椅子上围观,开演唱会的时候,两人一起跳舞,但海的动作幅度也好,力度也好都比泪大了很多。事实证明,海真的是实力宠泪!

        郁本来对这种偶像组合没什么兴趣的,不过同班同学大多都迷他们迷的要死,一到课间就听见班里不停地在放海之雨的歌;上下学走在马路上路边商店也在放;开过的车里,十辆有八辆都在放。久而久之,就算不喜欢他们,郁也能唱一首流利的海之雨的歌了。

        郁的姐姐一叶也是迷海之雨迷到不行,在外面被海之雨洗脑洗的晕乎乎的回来,一开门准备喘口气。一口气还没出喘利索,抬头就是贴满海之雨海报的墙壁,“姐姐把海之雨的海报当成了新墙纸……”郁每次都这么想。一叶也会在家里放音乐,还是二十四小时轮放,郁很好奇姐姐的音响,这么放真的不会坏掉吗?

        某天,郁回家的时候,刚开门,就看到披头散发的一叶崩溃似的扑过来,

        “郁!!我的音响冒烟了!放不了歌了!怎么办?!”

         “终于坏掉了……”这个是郁的第一反应,不过还好没有说出来,不然他那个比自己的运动系数还要爆表的姐姐一定会把自己打到地心里的。

        安慰了姐姐,然后和姐姐一起把正在冒烟的音响送到维修中心,在维修中心的人告诉姐姐说音响要一个星期才能修好的时候,一叶的表情已经石化了。

        回去的路上,郁被姐姐拉着强行灌输了一大堆海之雨的信息,开始的时候,郁放空自己的思想,让思想去神游,结果没想到竟被姐姐拉回来了,只得乖乖的听姐姐为自己带来的“科普”。

        回到家,郁主动给姐姐贡献了自己的音响,在姐姐跟着音乐又唱又跳的时候,郁在旁边小声地跟唱。

        “才没有被圈粉!”听着耳机里传来的海之雨的歌声,郁默默的对自己说,“我只是喜欢他们的歌。”

        郁一直不想承认自己听了姐姐的“科普”然后被海之雨圈粉了的事,但还是去买了很多海之雨的周边,不得不说,海之雨的歌是真的很好听,海的声线温柔,但却带着沧桑,泪的声线也很温柔,仿佛可以穿透人的心灵,宛如天使一般。

        “不是被海之雨圈粉,只是单纯喜欢泪!”逐渐的,郁对自己说的话变成了这样……

        鬼才信啊!郁要扇自己了,自己对泪的喜欢,并不是停留在喜欢他的声音上啊!听姐姐的“科普”之后,郁又去查了一些资料,再加上死党驱和恋这对“八卦相声演员”的“资源”,郁了解到了泪是一个孤儿,就连海都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收养和被收养的关系。这么个可怜的孩子,怎能让人不心疼?自然很想把他占为己有,啊!不对!自然很想好好的保护他啊!

        “一不小心把实话说出来了……”郁对着墙上的撑伞歪头的泪说。对,没错,郁的新墙纸,由泪承包了!就像一叶的新墙纸被海承包了一样!

        “这俩孩子没救了……”偶尔推门进来的神无月爸妈自动刷新自己的大脑,摇摇头,关门退出来,然后打开手机,“有没有海之雨的新消息呢?”

        嗯……这一家都没救了吧……沉沦于海之雨的神无月一家四口……

        于是,沉迷于雨的郁,就在某个下雨的日子,在自家门口捡到了,不对,是发现了被淋得湿答答的泪,歪着头站在他家门口,

        “可以暂时收留我一下吗?我和海走散了……”

        和电视上一样天使一般的声音,天使一般的长相……除了正在滴水的头发以外。

        “啊,可,可以啊……”郁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赶忙上前给泪开了门……“你等一下!”开门的一瞬间,看到被自家姐姐放大裱起来的,挂在玄关墙上的海之雨的新专辑封面,郁一惊,不顾正要跟着自己进屋子的泪,“砰——”关上了门。

        “……”看着眼前紧闭的门,泪没有做什么表示,摊摊手,“海,这个孩子好像精神不正常……”泪对脖子上挂的吊坠里的海相片说。

        屋子里“叮叮哐哐”一阵响动,泪歪歪头,“海,这个房子有点怪……就像之前一起演的那个吃人的房子一样……那个孩子会不会被吃了?然后灵魂从烟囱里出来?”泪抬头看了眼房子,“没有看到烟囱啊……那要从哪里出来?”

        泪正在仔细想灵魂从哪里出来的时候,屋门开了一条小缝,郁小心翼翼的探头出来,“可,可以进来了……”

        “原来是从门里出来,被吐出来了?”泪心想,礼貌的点点头,“谢谢。”

        郁打开门,放泪进屋,递给泪一条新毛巾,“把身上的水擦擦吧?”

        “嗯,谢谢。”

        “把老妈新买的青色的毛巾给泪用了……希望她不会介意……”郁不安的想,脸好热……

        “这个孩子是在发烧吗?脸好红……”泪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好奇的看着眼前脸红的像个西红柿一样的男生。

        “我叫泪,海之雨的泪,你呢?”气氛有点尴尬啊,两人在狭小的玄关对视什么的。于是泪主动开始介绍自己。“这是偶像的基本,对吧?海?”

        “我,我叫郁,神无月郁,很高兴认识你……”郁抬头挺胸大声回答。

        “很高兴认识你……”泪歪歪头,“不过你应该早就认识我了吧?想吃布丁。”

        “布丁?哦,好的!”郁拉着泪走进客厅,“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拿布丁。”

        “谢谢。”泪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沙发垫被背过去了,”拿起来看一下,“是海上次的限量版靠枕……”

        “布丁给你。”郁从冰箱里拿了一个自家老妈做的布丁,装盘小心的端给泪,“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谢谢。”平静的语气掩饰不住泪的惊喜,结果布丁和郁递过来的勺子,舀了口布丁,“我要开动了。”

        “好吃~”泪抬头对着郁笑了一下,“谢谢郁君~”

        “嘶——”郁深吸一口气,“你喜欢就好……等,等一下,你刚刚叫我什么?!”

        “郁君啊,你不喜欢吗?”泪歪歪头。

        “没,没有,就是,有点惊讶,你对第一次见面的我……这么称呼是不是……”郁感觉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

        “第一次?”泪眨眨眼,“唔……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郁君,但确实是第一次知道郁君的名字啊。”

        “诶?”

        “上次看到郁君是一个星期之前的运动会,我看到郁君在比赛。郁君跑起来好帅啊,就像长着翅膀一样,就像在飞!”泪两眼闪闪发光,“真的好帅,好帅啊!”

        “诶诶?”郁惊了,上次运动会?!没记错的话,自己报了所有短跑项目,当时泪就在看台上吗?完全没发现啊!!仔细想想,当时就在中央看台那里,好像是有一个撑着水绿色伞的少年坐在那里,原来那个就是泪吗?等下,泪会坐在那里,那不就意味着……

        “你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郁的反射弧好像被自己的脸给烧化了,反应好久,久到泪都把布丁吃完了,郁才反应过来,指着泪,大声说。

        “嗯。我的班级在你的班级的隔壁。不过我的身体不好,不太能适应学校生活,所以不怎么去学校。”泪点点头,拉过郁的手,把空盘子放在他手上,“布丁……”

         “还想再要一个?”郁接过盘子下意识问。

         “嗯……”

         “我,我去给你拿……再,再等一下。”郁僵硬的转身,走进厨房。

        “泪竟然是我的同校???”郁一脸平静的走进厨房,但心里却仿佛有一万只水色兔子骑着黑猫跑过。别问我这个组合是什么鬼,郁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开冰箱门的时候,一个恍惚,

        “咔嚓——”盘子君表示,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距离过年还早啊!现在就来碎碎平安啊?!

        “还好吗?我听到了碎掉的声音。”泪叼着勺子站在厨房外面准备推门进来 ,“要帮忙吗?”

        “不!不用!你回沙发上坐着吧!”郁回过神,看了眼冰箱上贴的满满的海之雨的小贴纸,急忙扑过去把开了条缝的厨房门关上。

        “……第二次了,”泪看着眼前的门,以及门上的有着自己侧像的彩色玻璃,“妖怪的门在这里吗?”

        郁原地喘了两口气,小心的把盘子君的遗体收好,这个是被泪拿过的盘子!虽然碎了,但没关系!拿出一个新盘子,一个布丁,装盘,开门,

        “久等了,泪。”

        “谢谢,郁君,喜欢~”

        “诶?”郁觉得自己的心脏刚刚停了一秒,“泪,喜欢?我?”

        “嗯。”泪头也不抬的吃布丁,“海说如果爱一定要大声的说出来。”

        “所以……泪喜欢的是……布丁?”郁觉得布丁出口,自己的心就碎了。“咔嚓”一声,比刚刚壮烈了的盘子君还清脆。

        “布丁,喜欢,郁君,也喜欢。”泪抬头,嘴角还沾着布丁的碎屑,盯着郁眨眨眼。

        “泪,喜欢我?”郁惊喜,内心里赶紧把布丁从黑名单里移出来。

        “嗯,喜欢郁君奔跑的样子,还有站在领讲台上笑着的样子,闪闪发光的,像个王子……”说起郁,泪的双眼都亮了。

         “泪……我也,喜欢泪啊,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像个从天而降的天使。真的,好可爱啊!”说起泪,郁的双眼都亮了。

        “最喜欢郁君(泪)了!!”两人异口同声。

        于是在一叶回来的时候,看到沙发上坐着的聊天的两人,尖叫一声,“泪?????”

        泪无比礼貌的和一叶打了招呼,不过,在泪和一叶握手之后,一叶的大脑就爆炸了,以至于之后泪说了什么,一叶都保持着一种粉红泡泡泛滥,“我是谁?我在哪?泪握了我的手!”的幸福状态。

        “你姐姐还好吗?”泪歪头问郁。

        “这是日常。”郁耸耸肩,不难想象,姐姐的反射弧八成也被她的大脑烧断了。

        晚上郁的父母回来了,看到客厅里的泪,两人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言行,礼貌的和泪打过招呼后,进厨房准备晚饭……

        “为什么爸妈会对泪的喜好这么明白啊?!”郁看着桌上的晚饭,内心无疑是崩溃的,桌上全是泪最喜欢的东西,爸妈一脸笑意,不停的给泪夹东西,脸上笑着说多吃点。

        郁表示长这么大,从没见过比这更诡异的晚饭了!姐姐坐在桌子前神游,粉红泡泡不断冒出;爸妈把客人的碗用菜堆的像山一样高,桌上的菜几乎都在客人的碗里;自己想提筷子夹一点菜就会被爸妈的目光盯的不敢动。

        “我……是不是被捡的?”郁头一回有了这种想法。

        “……”泪慢慢的拿过郁的碗,把碗里的东西拨了一大半到郁的碗里,“郁君多吃点才能跑得快。才能像个王子一样闪闪发光。”

        “谢谢泪!”郁又拿过泪的碗,把自己碗里的东西拨了一半到泪的碗里,“泪也要多吃点,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多吃东西才能更好的表演。”

        “嗯!~”

        郁的爸妈默默的带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墨镜,“孩子他妈,我家郁这算把海之雨的泪娶回来了吧?”

        “不能叫娶!孩子他爸,这叫嫁!我家的郁这是嫁给海之雨的泪了!”

        “应该是娶吧?”

        “是嫁!”

        “反正不管是嫁是娶,泪都是我家人了!”

         “有道理。”

         一叶在旁边,“泪握了我的手!握了我的手!”

         之后,每天放学,郁就会拉着站在教室门口的泪回家,泪有工作的时候,郁放学会先坐上门口的车子,被车子拉着去往泪的工作地,陪泪工作,然后再拉着手,坐上车回家。

        对于弟弟交的男朋友,哥哥的反应是,

        “有什么关系,反正泪已经宣布了主权,那孩子就算成是被泪娶进来的啊~而且,就算是泪嫁过去,那也是一家人,怕啥?”

        郁的家里,玄关墙上,多了一个被装裱起来的,细心拼好的,盘子君。

       “其实,泪根本没搞懂海桑的宣布主权的意思吧……”第一次成功亲到泪的郁表示。

       “海的理论,喜欢就要宣布主权!我的理论,有主权就好,剩下的交给郁君!”窝在郁怀里吃布丁的泪表示。

END

评论(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