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魔女颂歌 序章

女巫团(十三)

       始和春从外面办事回来就觉得不对劲,房间里弥漫着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息,隼和泪坐在一边乖巧喝茶,新在给葵手腕上缠绷带,房间里还有三个不认识的人,不过就发型和发色来说,是隼占卜说的procella的新女巫,红色头发的那家伙,之前还有寄报名表和印章过来;但是剩下的那个……身上的衣服上沾染着血迹,站在隼边上手里捧着茶杯,是隼不小心把谁弄死了然后让葵来复活,结果葵不小心流血过多留下了血迹了吗?


       “shun,”始表情严肃的走到隼边上,“你又闯什么祸了?”


       “呜哇!hajime好过分,为什么有点什么问题都觉得是我闯祸啊?”隼立刻摆出一副哭脸,撒娇的声音让旁边的几个人都打了个哆嗦。


       “不是你就是rui,或者就是你俩一起闯的祸,”始叹了口气,“需要善后吗?”


       “这次真的不是我啊!事情发生的时候,魔王大人就在房间里喝茶啊,rui拉着yoru出去买布丁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看到you和你家的那个会灵魂出窍的孩子扛着kai的尸*体回来而已啊。”


       春看看正在帮葵包扎的新,再回过头看看身上一片血迹的海,“我猜……shun你是不是把aoi的手腕拉了个口子然后叫aoi君复活kai啊?那现在kai竟然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是不是证明aoi君施法成功了?”


       “不,他自己坐起来的。”泪把红茶喝完,对海伸胳膊递茶杯,“kai,再来一杯。”


       “哈?”始和春眨眨眼,同时看向海,“女巫?”


       “啊哈哈,好像是这样的,我在走廊上看到一个人倒在那,过去一看发现已经死了。我本来心脏就不是很好,猛地看到一个死*人,心脏受到刺激就骤停了,等我在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个房间里,那个死掉的人蹲在我边上,前面就是shun拉着aoi的手腕子,aoi的血正往我身上滴。”海笑了两声,从泪手里接过茶杯,倒满红茶,有往里面放了两块方糖,搅拌均匀,再加上一片薄薄的柠檬片,连着小勺一起递给泪,“小心烫哦,要记得吹吹凉再喝。”


       “死*人……”始和春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扭脸看新,“arata……”


       新努力装成没感受到始和春的视线,低头专心给葵包扎。


       “啊哈哈,arata你要不要自己说一下?”葵另一只手戳戳新,眼睛“温柔”的笑成了一条缝。


       “呜哇,aoi你是魔鬼吗?”新吓得手一抖,不小心隔着绷带按到葵的伤口,疼的葵直吸冷气。


       “aoi?!没,没事吧?”新赶紧捧着葵的手腕检查,“疼不疼?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的哦,arata,所以,你要说吗?”葵一边吸冷气一边问。


       “呜哇……aoi你个魔鬼……”


       “比起arata以前对我做的那些事,我这个并不算魔鬼哦。”葵“友好”的微笑。


       “唔……我错了……”


       “唉……”始叹了口气,走过去把葵手腕上被缠得乱七八糟的绷带解开,张开手掌覆了上去,“是shun用魔法之刃划得吧?划得时候不疼,但划完一定要用魔法才能治愈。光靠身体自身的恢复,会好的不利索。”说完,始收回手,葵的手腕上那道血痕已经消失,葵轻轻活动了下手腕,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彻底好了。


       “谢谢hajime桑!”葵抬头向始道谢,始没有回答,反而是伸手揉了揉葵的头发,扭脸看新,


       “所以,arata,你干什么了?”


       “唔……”新低头,纠结了半天,开口,用极快的语速,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果然……”春耸耸肩,“arata你这个胆量啊,真的没谁了……”


       “arata,你确定你不需要一起看恐怖片增长胆量吗?”阳哭笑不得的问,“刚刚和rui一起挑了几部今天晚上想看的恐怖片,arata和aoi酱一起来吗?”


       “驳回!”新直接拒绝,“恐怖片什么的,和鬼屋和万圣节一样,是属于绝对拒绝的!”


       “万圣节……”阳脑袋顶上落下一滴汗珠,“那aoi酱呢?”


       “嗯……我好久没看了呢,you和rui挑了什么片子呢?”葵满眼期待的凑到阳身边,看阳手里的电影清单,“哇!这几部我早就想看了!”


       “你也是吗?我也是!这几部很有意思的样子!只是yoru誓死反对,一直没机会看!”阳似乎和葵达成了什么共识。


       泪抱着红茶杯凑过来,“我也一直想看呢,尤其是在晚上,在沙发上裹着毯子抱着爆米花和可乐看,但anna说不可以在晚上这样做,hajime和shun晚上睡得一个比一个死,一点乐趣都没有,就一直都没有看了……”泪抿了口红茶,委屈地瞄了眼那边同时看别处的始和隼。


       “咳咳,”隼干咳了一声,伸手打了个响指,“那~今天晚上大家一起来看恐怖片吧!”


       “不要啊!!!!!”新和夜同时发出哀嚎。


Tbc


Delitto e castigo(二)

第二章


       地狱和天堂的战争总是惨烈的,特别是当年在地狱还不安生的路西法,挑拨上一任地狱之主,也就是傲慢的上一位王,去向天堂宣战,那位王还真的就去宣战了,“真的是个会让人去宰了他的笨蛋。”始一提到之前那位王就会这么说。


       阳作为当时被从家里的咖喱堆里强行拽出来去当兵的暴食候选人,满脸写着不开心的进入军队,跟着他一起去的,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夜。


       进了部队之后,第一次与新和葵相遇,当时的葵还没有被各种欺负,貌似是和大家一起升入管理层之后,因为没有分化再加上那次战争中受伤的痕迹和天使印记太过相似,才会被欺负来着……


       性格相像的夜和葵很快就成了好闺蜜,阳和新也会经常在一起喝个小酒,聊个美丽恶魔什么的,虽然四人隶属于不同的部队,但大概是备战中比较闲的原因,四个人经常会聚在一起侃天说地的,为此四人的关系也越来越近。


       新和葵是隶属于始的前锋部队,葵小时候曾经和始的副将,春在一起生活过一段日子,所以很快就和始熟络起来,连带着新也和始熟了。始当时已经成为很强的战士了,脖子上黑金的项链连带着镶嵌的紫色宝石都散发着王者的气息。部队里的人都和春一样确信一件事,始,是他们未来的王。大家都在期待着这位将军坐上王位的那天。


       和新葵那边不同,阳夜这边的将军没有始那么强大的气场,反而是每天像条咸鱼一样瘫在房间的床上,埋在柔软的枕头和温暖的被子里睡大头觉。副将跑进跑出,忙里忙外,大到战备统筹,小到战士们的个人问题,全部办妥。阳看着每天忙得腿肚子朝前的副将海,摇摇头,喝口小酒回头对着夜来了句,“如果将来我们的将军当上了我们的王,我就一年不碰咖喱!”


       悠闲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就算是在地狱里也一样,天堂与地狱的战争,在路西法的推波助澜之下,最终还是爆发了,新和葵作为军队里的中坚力量,几乎没怎么在营地呆过,每天都在一线,要么是与天堂的军队开战,要么是开军事会议调整战略;阳和夜也是一样,虽然也在一线,但阳和夜在战前重新分配中被分配进了先头部队,每次开战都要冲在最前面,受到的伤害最大,几乎每次出战都要做好必死的准备。


      夜每次去战斗都很害怕,倒不是怕死,而是害怕性子火爆的阳会受伤,会离开自己。阳把夜拉着他手碎碎念着说不要受伤之类的叮嘱,当成了夜害怕战争,所以每次作战的时候,阳都会拼尽一切,将夜保护的好好的。


       夜知道阳不理解自己为什么害怕,夜知道阳会努力保护他,但毕竟是在战场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谁都不知道,夜懂得这件事,他不想当事情发生的时候,自己什么准备都没有。


      “至少,要变得强大一点,心灵也好,身体也好,强大起来,强大到,能保护阳!”夜一边翻阅资料,一边对着自己这么说道,“不够,还是不够,这里的资料,完全不够啊!”


       地狱和天堂的战争,有时是地狱胜利,有时候是天堂胜利,来来往往,打了半年多也能没分出个胜负,临近年底,双方不约而同的暂时休战。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双方都在筹备战力,想要最后来个大决战。


       始看看地狱因这次战争而损失的人力物力,神情严肃的把春和海叫去,又叫上那个对自己痴汉力爆表的隼,四人神神秘秘的开了一晚上的会。第二天,隼顶着两个黑眼圈被海扛回了房间,始叫来了新和葵让他们带着自己的一部分亲信,拿上在战争中杀死过天使的兵刃,跟着自己连夜赶回地狱之王,傲慢的王宫。


       暴风雨前的黎明并未持续多久,大决战很快就降临了,这次,没有新和葵的支援,没有春的出谋划策,在前线的海和夜,陷入了苦战。


       悄悄潜回王宫的始也开始了行动,葵找来封印用的咒语,新找齐封印用的道具,春让亲信在傲慢宫殿后山的山上,挖了一个与路西法身高一样深的井,葵照着咒语之书上的阵法,将道具摆在井边。同时,新假扮成王的侍卫,将路西法骗到后山,始出现在路西法面前,念动咒语,阵法启动,将路西法封印在井中,再也不能出来祸害地狱。


       封印路西法之后,始带着军队直接攻入傲慢王宫,用沾过天使之血的兵刃,刺杀了地狱之王。


       随着地狱之王的死去,王者的力量逐渐顺势涌入始的体内,地狱响起王者之声,新王崛起。一时间,路西法在封印中叹息,与天堂大战的地狱之军精神兴奋,原本陷入苦战的地狱之军,瞬间逆转局势,反攻天堂,硬是把已经踏入地狱的天堂大军,从地狱里扔了出去!


       地狱与天堂之战,随着新王的崛起,终于画上了句点,天堂之军返回天堂,规定按照人间时间,一年只有一天会对着人间开启大门,那日,便是人间鬼节之后的第二天。地狱之军也守住了自己的地狱领地,新王也下了第一条命令,按照人间时间,一年只有人间鬼节那天才会对人间开启大门。其余时间,双方都不会开启各自的大门,就此休战!


Tbc


魔女颂歌:序章

女巫团(十二)

      “喂~我的身体~你去哪了?”新“孤零零”的在走廊上飘荡,呼唤着自己的身体,“在就回答我啊~”


      “arata你在做什么?哇啊!!!arata你怎么可以在这里用自己的能力啊?!会吓到人的!!”听见新的声音所以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葵,一转头就正好见到双脚离地飘在空中的新,被吓得尖叫一声。


      “呼呼呼,我终于成功吓到aoi了呢,开心。”新单手对着葵比了个“耶!”


      “正经一点好吗arata,”葵满脸黑线,“为什么要在这里用魔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被吓到了嘛……”新满脸委屈,“被楼梯口那个镜子吓到了嘛……灯突然亮起来结果就看到一个面无表情的家伙站在我面前,然后等我反应过来就已经灵魂出窍,而且我的身体还不知道去哪了。”


     “诶?那……我们一起去找找?arata你就跟在我后面,不要出来哦,万一吓到别人就不好了。”葵无奈的说。


     “aoi酱,你在跟谁说话?嗯?a……arata?”从房间里出来的阳看到葵背对着房门说话,好奇的伸脖子看向葵面前,随后便看到了双脚悬空状态的新,“呜哇!arata你在这灵魂出窍干什么啊?!”


      “you……你好吵,我这不是正打算和aoi一起去找我的身体吗?”新撇撇嘴。


     “你啊……虽然从aoi酱那里听来你是怎么二次复活的,不过还是觉得你胆子小到不可思议啊,这么看来,yoru胆子都比你大啊。”阳叹气,歪头看看旁边的楼梯口,“你说,你的身体会不会是从这里滚下去了?”


      “嗯……也有可能啊,aoi我们下去看看?”新拖着下巴想了一会,就急着往楼梯下面飘过去。


      “等,等等啊,arata你这个样子就这样跑下去会吓到人的!”葵见状赶紧追着新往楼下跑。


      “喂!你们两个!这么跑下去会吓到人也会撞到人的!等等!!”阳看着葵追着一个幽灵往下跑,也赶紧往下跑去。


     “身体,身体……啊!那是我的身体!”新飘下去就见到自己的身体躺在那里,赶紧扑过去,附回身体之中。新睁眼扭扭脖子,刚想从地上起来,就觉得自己胸前被什么东西压着,低头一看,“哇!这人是谁啊?!为什么压在我身上啊??”


     “arata!!”葵急急地从楼梯上跑下来,就看到新被一个不认识的人压在身下,“哇啊!arata你没事吧?”


      “我有事……快被压死了,aoi和you快来帮我把他挪开……好重!”新被压得动不了,只得向葵和阳招手求助。


      “这人谁啊?”阳跑下楼梯,帮着葵一起把压在新身上的人移开,让新爬起来喘口气。


     “不知道,不过看起来是个强壮的家伙呢,竟然压得我完全动不了。”新爬起来蹲到那人边上,动动筋骨伸了个懒腰,“喂,起床了哦,醒醒……”


      “这人不对劲啊,”阳察觉出不对,“和aoi酱抬他的时候,完全感受不到活人的气息啊。”


     “对啊,”葵在那人面前蹲下,伸手去试探他的颈动脉,脸色突然变得煞白,“没,没有?!”


     “哈?”阳被葵的话惊到,赶紧伸手去测那人的鼻息,“没气了!”


     “诶?!难,难道是被我压死的?”新的脸色也变得煞白,“怎么办?aoi,我杀*人了……”


     “冷静点,arata,我们发现你们的时候,你是被他压在下面的,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你把他压死的吧?”


     “话虽这么说,可这家伙已经死了啊……怎么办?”新脸色阴沉下来,“对了,要不要直接晚上抬出去找个地方埋了?”


     “这样啊……那先找个地方封存一下,然后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抬出去吧?”阳的脸色也阴沉下来,和新对视三秒,达成共识。


     “you和arata能不能正经一点啊!”葵被二人的对话气的直接站起来,一手一个给两人来了个烧栗,“不管怎么说,这人会死也是和arata你脱不了关系!You也是,这个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还有救的!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拖出去埋了呢?!”


     “好痛……aoi酱下手真狠……”阳和新顶着头上的烧栗,把那人从地上拉起来,一边一个架起来,爬上楼梯,回到房间里。


     “啊嘞?怎么就出去一下就拉了个人回来?”隼放下红茶杯歪歪头,“you是很爱捡东西吗?那以后家里会不会多出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少来!”阳和新把那人放在地毯上躺平,喘口气,“话说你不是超级女巫吗?你能把这人复活吗?”


     “欸?复活人好麻烦啊……能不能直接抬出去埋了呢?魔王大人会用石头给他建个好看的墓碑的。”隼对着阳和新比了个“赞”。


     “虽然我和arata也是这么想的,但aoi酱说不可以啊。”阳撇嘴,看看腿边缩成一团碎碎念“aoi生气超可怕”的新,“aoi酱说还有救的啊……难道不是说让你来复活他的吗?”


    “嗯……”隼歪歪头,盯住了那人的头顶,“好像啊……貌似是我预知的成员之一呢……”


     “所……以?”阳也跟着隼的动作歪歪头。


     “如果是女巫团的成员的话,那就不埋了吧!”隼站起来拍顺自己的衣摆,走到那人边上,蹲下把食指伸向那人的额头,微微眯眼,“嗯,没错,是我的成员呢~”


     “你这变得真快……”阳头上流下大大的一滴汗珠,“那就请你赶紧复活他?”


     “嗯……如果是女巫的话,应该让他自己醒来才是,不过呢~魔王大人也有别的办法复活他哦~”隼挑挑眉,“aoi~~”


     “啊?”葵拿着刀子探头,“shun桑你叫我?”


     “呼呼呼……aoi你拿了那个就证明你知道怎样救他对吧?”隼的目光定格在葵手上的刀子上,“hajime应该告诉你了,关于你要如何复活别的东西的事情吧?”


     “嗯!我正想试试能不能复活这位先生。”葵走进房间,在那人边上蹲下,“用我的血来以血换命。”


      “不过,用刀子拉口子之后,恢复要花很长的时间哦,有一个可以不用刀子就能拉口子,拉完如果用治疗魔法的话,就会很快恢复哦~”隼眯眼,从葵手里拿走刀子放在身边,拉过葵的手腕,“你看,将法力聚在自己的手指上,魔法会使你的手指化作魔法之刃,然后,划~”


       随着隼的手指划过,血喷涌而出,隼将葵的手腕翻转向下,使葵的鲜血滴在尸*体的身上,“好了,aoi念动你的咒语看看?”


      葵看着隼的动作愣了愣,“不疼呢……”葵小声说道,隼看着葵的表情,又重复了一遍,


     “aoi念咒语了哦~”


     “啊?哦,好的!”葵闭上眼睛,开口,咒语还没念出口,就听见一声深呼吸,葵吓得睁眼转头一看,“??”


       原本在地上躺着的尸*体,伴随着深呼吸,直接从地上坐了起来???


     “哇啊啊啊啊!”夜和泪拎着买好的布丁回来,刚走进房间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了两个不同声音混杂在一起的尖叫,一个是刚刚认识但声音还是很有特点的新的声音,另一个则是很陌生的男子的声音。


       夜拉着泪急急地跑进房间,就看到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坐在地上,惊恐的盯着自己衣服上的血迹;阳貌似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身体向后倾斜,满脸惊讶的盯着坐在地上的那名男子;新蹲在阳身边,脸色煞白的盯着男子;隼则是一手拉着葵仍在滴血的手腕,一边以一副“我早就猜到了”的表情盯着男子,而葵也是一脸惊讶,都顾不上自己的手腕子还在滴血的事情。


      “shun……你们在玩什么……”泪眨眨眼,问。


Tbc


Delitto e castigo(一)

第一章


       新坐在傲慢的王宫门口的台阶,双手托着下巴望天,嘴里碎碎念,“葵好慢啊……草莓牛奶……”


       在新无聊到数了一千只蚂蚁之后,终于看到熟悉的人拎着袋子从台阶下面一瘸一拐的上来,“葵~~好慢啊……”新打了个哈欠,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在看到葵脸上的伤时瞬间睁的大大的,“葵你?!又是那帮家伙吗?!”


       新急急地从楼梯上跑下来,拉住葵仔仔细细的检查葵的伤势,“腿怎么了?摔伤?还是被打了?”


      “没事的哦,新,”葵向着新露出微笑,“只是小伤,回去让夜帮我擦点药就好了。”


       新从葵手里接下装着草莓牛奶的袋子,搀扶着葵一步一步走上台阶,扶着葵坐下,小心翼翼的把葵的裤腿卷起,看到葵的膝盖上那个惨不忍睹的伤,“你确定这是小伤?”


      “嗯,小伤。”葵面不改色的点头,“没什么事的,擦点药就可以了。”


      “少来,拿着。”新把袋子丢给葵,在葵面前蹲下,“上来,我带你去贪婪神殿找夜上药。”


     “诶?不用了吧?”葵脸色微红,“有点……不好意思……”


     “跟我还客气什么?难得我愿意背你过去,感恩戴德的服从才是该做的!”新侧脸,带着一丝骄傲的语气说着。


      “好吧……我会感激的收下的哦。”葵拎起袋子,受伤较轻腿支起身体,爬上新的后背,双手在新的脖颈前面交叉,轻轻的拥住新的脖子,“谢谢你了哦~新。”


      “唔……”新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红晕,趁葵发现之前,赶紧甩甩头,背着葵往贪婪的宫殿走去,“葵你最近有好好吃饭吗?比之前还要轻了……”


      “诶?有吗?最近明明被新和夜喂了超级多的东西……”


       贪婪的宫殿距离傲慢的宫殿并不是特别远,再加上新背着葵走的是近道,很快贪婪的那座宫殿就出现在了二人的眼前。


      “葵,你看你看,是夜的宫殿!虽然挺宏伟,不过,没有傲慢的宫殿好看就是了。”新嘴角微微翘起。


      “是,是,新和始桑的宫殿最好看了。”


      “葵将来也会有这样的宫殿吧?”新微微歪头,“和大家的宫殿一样,气派又华丽的宫殿。”


      “大概吧?我还不知道我会觉醒成什么罪行呢。”葵伸手帮新擦掉脸上的汗珠,新要一直保持帅气的样子哦~


      “葵一点都不像地狱里的家伙呐~我对于葵觉醒之后的罪行很期待哦,不过啊,葵肯定不会去那个废弃很久的,乱七八糟一看就像有鬼出没的那个愤怒的宫殿呢~”


      “诶?新这么确定吗?”葵好奇,“愤怒的那个宫殿,只是一直没人住所以破旧了一点,但好好打理一下,还是会很好看的哦。而且,新,我们这里是地狱哦,明明到处都是鬼怪,有鬼出没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


      “哇!葵不要告诉我这件事情!你是魔鬼吗?!”新被葵的话吓得脸煞白,浑身哆嗦。


       “不好意思哦新,”葵无奈的笑笑,扶着新的肩想从新身上下来,“剩下的路我自己走过去吧?”


       “别开玩笑了,”新脸色瞬间恢复,手臂聚力让葵稳稳地趴在背上,“葵的腿伤的那么重,我怎么可能放心葵下来自己走呢?”新快走几步,走到贪婪的宫殿前面,正好看到坐在宫殿门口尝试新点心的阳夜二人。


      “夜!”葵向夜挥挥手。阳夜二人抬头就看到新正背着葵走上台阶的画面。


      “嗯?葵?啊!葵你怎么了?!没事吧??”听到葵呼唤自己的声音,夜放下点心抬头,看见被新背在背上的葵正在向自己挥手,吓得直接站了起来,满脸担心的从台阶上冲下来,到新身边焦急的问。


       “没事的哦,只是几处小伤。”葵对着夜露出微笑,“是新太大惊小怪了。”


      “葵酱,”阳看着新把葵背上台阶,皱眉,“又碰到讨厌的家伙了吗?”


      “……”葵低下头沉默不语。


       看到葵的表情,还有葵脸上的擦伤,阳便知道葵身上发生的事情。葵到现在还没有觉醒,虽然同样没有觉醒的还有泪,但泪那个懒得出门的小孩,不用每天为了自己的幼驯染去买草莓牛奶或者零食,什么事都有郁那家伙帮着干,还有隼那个笨蛋护着,就算没觉醒也能猜得到,泪将来八成是第二个隼。


       但是葵酱不一样啊……阳歪歪头,看着夜抱着医药箱过来帮葵治疗,看着夜一点点把葵的裤腿挽起来,葵膝盖的伤口上的血液已经凝结成块,将葵的裤子粘在了腿上,夜不得已,只得拿来剪子把葵的裤腿从膝盖上方剪开。先是小心翼翼的把膝盖上下的血污擦去,再小心的用镊子夹住布料,


      “葵,接下来会有点疼,对不起,你忍忍,很快就好了。”夜抬头对上葵的双眼,眼底满满的歉意。


     “没事的,夜,我会忍住的。”葵笑着回应夜,新伸手过来让葵拉住自己的手,另一只手捂住葵的眼睛不让他看夜的动作。


       阳看着夜夹起黏在葵膝盖上的布料,布料脱离葵的膝盖的时候,鲜血直流,葵死死地咬着下唇,脸都白了,握着新的手收紧,新回握住葵的手,别开脸不去看夜的动作。


       阳甩甩头,收回目光,转头看别处。葵酱每次从傲慢的宫殿出去给新买东西,回来总是一身的伤,有的时候虽然只是几处小伤,但也是灰头土脸的;有时候是一瘸一拐的,或者捂着胳膊,着实让人心疼。就算是大家谁陪着他一起去,也免不了葵酱被别人甩眼色。葵酱耳后的那个像是天使翅膀一样的伤疤,也是被那些家伙弄出来的,明明是受伤的伤疤,却被传成了葵酱天生就有天使印记,不是地狱该有的恶魔,是天堂派来的奸*细什么的,这些传言使葵酱备受地狱里那些无聊的家伙的欺负。就算始桑让葵酱一直呆在傲慢的宫殿里也无济于事。上次公布夜成为贪婪之位的公爵的那天,那几个仆人看葵酱的眼神,至今难忘,虽然当天晚上那几个人就被始桑和春桑以对管理层不敬的理由直接处理掉了,但仍然改不了傲慢宫殿里那些仆人的态度。


     “葵酱真是不容易啊……什么时候才能觉醒然后让那些家伙闭嘴呢?”阳转头看看已经把布料去除干净,开始给葵涂药的夜,还有疼的吸凉气的葵,“葵酱的觉醒,应该快了吧?毕竟和葵酱最相像的夜都分化了。”


     “说起来,夜是什么时候觉醒的呢?”阳顿了顿,陷入沉思……


Tbc


Delitto e castigo

声明:这里说一下,重改了序,因为之前那个,被人说是跟舞台剧的剧本撞了,起了冲突,对方说撞了70%。qq上面细数了一下,对方觉得序章很多地方撞了,所以这里改一下序章,大设定不会改,自己抠了半个多星期的设定,怎么可能随便改,一改所有的东西都得改。Delitto e castigo并不存在抄袭,设定是自己想的,剧情也是自己想的。Delitto e castigo会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我希望每一个看这个文的人,都能享受它,喜欢上这个新来lof的孩子。

前言


血染红了大地,

就像,

一天结束时候的晚霞— —

把湛蓝的天空

抹红。

喧嚣的声音沉寂了,

死一般的沉寂。

哭喊声,笑闹声— —

感叹声

愤怒声— —

无声,渗入了土地— —

血红了,血冷了,

血汇了,

当古老的土地把红日吐出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


——from:《罪与罚》



       夜幕降临,世间一切被黑暗所笼罩,但除了那个亮着金色灯光的宫殿。宫殿的大厅装潢无处不显露出奢华,四周围的墙壁上,有几扇装饰华丽的落地窗,大厅金色的灯光透过落地窗的透亮的玻璃,将宫殿周围的庭院照亮。落地窗与落地窗之间的间隙的墙上,高高的悬挂着鎏金的壁灯。


       宽敞的大厅里聚满了人,所有人都是一脸严肃的讨论着最近才获得贪婪指戒的那个温柔的男孩。


       庄严的气息突然降临,来自王者的威压笼罩住了整个大厅,人们不禁停下了交谈,纷纷转身面向那高高在上的两个王座。


       始和隼从高台的两边庄严的走了出来,食指上刻着精致花纹的戒指,象征王权的戒指,戒指上镶嵌着的紫色宝石和银色宝石,也在散发着王者的光芒;身后分别跟着带着镶嵌着绿色宝石和深蓝色宝石的,象征公爵之位的戒指的春和海。


       对比一脸慵懒的走到王座前面的隼,始一脸严肃的走到王座前面,春和海则是微笑着走到王座斜后方站定。隼懒懒的挥挥手跟下面的人打了个招呼,始轻蔑的看了眼大厅中的人。高台下,新葵和阳夜分别推开两边的大门走了出来,恋驱和郁泪跟在前面的前辈身后,走了出来。


      阳和夜分别带着象征公爵之位的白金戒指,新和恋驱带着黑金项链。


       与他人不同的是,葵的项链虽然是和新同款的黑金项链,但项链上镶嵌的宝石丝毫没有光泽,一眼看去,仿佛就是一块玻璃。


       泪的项链也是一样,虽然是和郁同款的白金项链,然而宝石同没有光泽,仿佛就是一个玻璃球。


       走在最末尾的驱和泪,在出门之后,身后的仆从恭敬地把门关上,挂上金色的门锁之后,仆从抬眼嫌弃的瞄了眼走在新和恋中间的葵,又低下了头。


       始低头环顾了一周,确定所有人都在看向这边之后,才在王座上坐下,隼见始已经坐下,也懒洋洋的坐在了王座上,顺势一只手的手肘支在王座扶手上支撑着自己的脑袋。海看见这样的隼,回头看看春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这边,海揉揉头发,上前一巴掌拍在隼头上,


      “隼,好好地坐着啊!”


      “好过分啊~海,我好想回去睡觉……”隼揉着头上被海拍到的地方,勉强坐直身子,回头噘嘴看着海。


      “那也得等回去,知道吗?要好好干活!不要总是在房间里睡觉了!!你再不出来走走就要长蘑菇了!你是想再给夜多一点食材吗?”海伸手把隼被拍的微乱的头发拨顺,“乖,”海弯腰在隼耳边轻声说道,“好好完成工作的话,晚上回去会满足你的。”


       “海~~”


      “咳咳,你们,注意一下。”春干咳了一声打断了二人的腻歪,海拍拍隼的肩,转身站回了自己的位置。


       始也干咳了一声,满脸严肃的抬手一挥,大厅中的灯瞬间熄灭,一片漆黑之中,半空中逐渐显现出五个象征公爵的王座,其中,四个王座上方已然点亮了对应的公爵们的火焰,火焰的颜色与公爵们的戒指上的宝石相对应,分别是:绿色,黄色,深蓝色,红色。另外一个王座的火焰还没有点燃,也没有要点燃的迹象。


       有几个眼尖的人一看到那个象征着贪婪的黄色的火焰,就迫不及待的跟旁边的人悄悄议论起那个新燃起的火焰。


     “咳,安静!!”始咳嗽了一声,下面窸窸窣窣的议论声瞬间停下,恢复了安静。


      “今天在这里,就是想要宣布,贪婪之位的公爵,已经诞生,”始抬手指向夜的方向,“给燃起火焰的贪婪之位的公爵,长月夜,给予地狱最高的欢迎之礼!”


       大厅里响起鼓掌的声音,鼓掌之中,夹杂着人们的讨论声,“剩下的那个爵位,愤怒,什么时候会诞生呢?”以及,“那个混在管理层的,身上有特殊印记的人,是不是和地狱之井里的那个人一样,是堕入地狱的天使呢?”


Tbc


魔女颂歌:序章

女巫团(十一)

       阳揉着差点被扭断的脖子,拎着行李箱和夜一起从长月家的大门走出来,“呜哇,老爷子的手劲还是这么大。”


      “啊哈哈,因为爷爷很爱护you啊。”夜笑了,伸手捋顺阳刚刚被爷爷弄乱的头发。


      “you和yoru的爷爷,很关心你们?”泪拉着隼的手在前面走着,回头问道。


      “我并不觉得他是关心我们,他关心yoru是真的,对我,呵,就像个抢了他最疼爱的孙子的无赖一样。”阳又揉揉脖子。


      “无赖?”泪眨眨眼,拽拽隼的手,“shun,无赖是什么?”


      “无赖吗?嗯……我该怎么给你解释呢?嗯,大概,就像刚刚从长月爷爷的房间里出来的you,顾不上yoru说的话和yoru顽强的抵抗就把yoru按在树上做亲密动作那样的人一样哦~”隼笑着回答,往后面瞥了涨红了脸的两人,“rui,如果有人对你这样的话,记得要先一记水刃打到他脸上然后瞬间移动离开哦~”


     “嗯!我知道了!”泪用力点头,“被我的水刃拍到脸是很痛的哦!”


      “我知道的哦~rui的水刃一定要很大力的拍在对方的眼睛和太阳穴上,最好能一下就把他拍到短暂休克,然后rui就赶紧瞬间移动去找我或者hajime来给他最后一击哦!”隼笑着说。


      “喂……yoru……我为什么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家伙超恐怖?”阳略微颤抖的拉拉夜的衣袖,回头正对上夜略带惊悚的双眼,


      “you你可不能打rui的主意哦,刚刚在池塘那里,已经见识到rui的实力了,you你小心因为诱*拐儿童被打一顿哦。”夜一脸认真的说。


      “我不会好吗?!那个孩子是超级女巫养大的啊!而且还是那么强的,随便打个小架就释放实力的,超恐怖的孩子的啊!”阳抓狂,“本身超级女巫就是很恐怖的存在了,这个还是被超级女巫养大的啊!”


      “啊啊~忘记告诉你们了,刚刚那个只是rui平时和hajime练习时的普通实力哦~拼尽全力才能和hajime勉强打平手哦,所以并不是很强,放心!”隼挥挥手,头也不回的说,“rui还需要很多练习呢,you你也是。”


      “是,是吗……那位hajime是什么样的家伙啊,总觉得很厉害的样子……”阳小声碎碎念道。


       于是隼和泪戴着阳和夜回到了暂住的宾馆……


     “喂……shun……你为什么没说那个hajime就是另外一个超级女巫啊……?!!!!”和新葵结识之后得到那位“hajime”是何许人也之后,阳一个健步冲到喝茶的隼边上怒吼,“能使出全力然后勉强与超级女巫打个平手,那个难道不是超级强的意思吗?!!!”


      “没错呀~”隼无视了阳的怒火,一边给旁边抱着杯子喝红茶的泪加了一点砂糖,“论法术练习,rui在hajime犯困的时候,拼尽全力勉强能跟他打个平手。但如果是体术练习的话,rui完全没有一点点出手的可能性。”隼放下杯子,噘嘴,“因为每次hajime都是揉揉rui的头然后就开始让rui做法术练习了,哇啊~好嫉妒,能被hajime摸头!!!”


      “你重点偏了吧……”阳无语。


      “那,shun桑你和hajime桑在体术方面练习谁比较强呢?”葵好奇的凑过来问。


     “嗯……”隼抬起头仔细想,“如果动真格的,大概是平手吧……”


     “大概?”葵眨眨眼。


     “因为每次shun都是直接扑到hajime身上,然后就被hajime直接拎住领子丢出去了。”泪喝了口红茶,皱眉,把杯子递给隼,“shun,糖。”


     “啊……hajime每次都把我丢出去,好伤感……”隼一边揉眼睛一边给泪的杯子里加进一勺糖。


     “我爹妈到底为什么要给我报名进这个奇葩的超级女巫的女巫团……”阳嘴角抽了抽。


       海作为很少见的六人兄弟姐妹家庭中的长子,为了给自己可爱的弟弟妹妹攒学费,高中毕业之后,在大学一边上学一边在万事屋打工,大学毕业之后就出来自己开了万事屋,每天虽累但却充实的不行。不过,再强大的身体,日常这么累的话也迟早会出问题,最近海总是觉得自己心脏有点不舒服,上次被自己弟弟妹妹的恶作剧竟然吓到心脏加速,差点骤停。


       海甩甩头,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丢出去,然后看看手里的工作日程表,今天的工作很简单,这家宾馆人手不够,所以临时来帮忙打扫卫生。海揉揉下巴,想到刚刚看到短发男生被一个浅绿色头发的少年拉着从楼上走下来,


     “那个孩子有点可爱啊,像我弟弟一样可爱啊!”海原地傻笑,“咳咳,得去好好工作了!”


       海收起傻笑,拿起打扫的工具走到楼梯口,“这个宾馆只有三层楼,应该很好收拾吧?好!快点把工作完成,然后就能回家好好睡一觉了!”海拎着扫帚和水桶径直上楼,结果刚走到二楼,正准备顺着楼梯走上三楼,就看到一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海吓得一愣,丢下手上的扫帚和水桶就赶过去接住了那人,


     “怎么会从这里滚下来啊?是踩空了吗?啊,不过这里的楼梯上都铺着地毯应该没关系吧?”海自言自语道,虽然被滚下来的那人吓的心脏有点难受,不过还是强忍住心脏的不舒服,去检查那人的状态,


     “喂,你没事吧?哇啊!身体怎么这么僵硬啊?你不会是死……了吧……”海被吓得心脏更不舒服了,试探性的伸出手指去探那人的鼻息,“?!真,真的没气了???”海看着手上这个已经僵硬的“尸*体”,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又急又紧张的感觉使得海的心脏难受到了一个极点,海突然两眼发黑,直接倒了下去。


     “啊……被楼梯上突然亮起来的灯和这个突然出现的镜子吓晕过去就又灵魂出窍了啊……”新透过自己的手看着地毯的花纹,仰脸想了想,猛地回头,“咦?我的身体呢?”


Tbc


魔女颂歌:序章

女巫团(十)

      “你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阳摆脱不了手上的水膜,又突破不了水墙,也救不了夜,只能回头怒瞪鼓掌的隼,“yoru和女巫没关系!”


      “no,no,no,”隼停下了鼓掌,对着阳伸出食指晃了晃,“我说过我是亲自来邀请你父母忘记报的另一位女巫的呀~”隼心情大好的一个瞬移,趁阳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站在了夜和泪的身边。


      隼先是安抚了还有一点炸毛的泪,温柔的按下泪架在夜脖子上的水刃,修长的手指按上夜脑袋上的呆毛,揉揉夜因为泪的动作而变得微乱的头发,


      “和我占卜的一样呢~yoru这个标志性的呆毛,和我占卜到的那个成员头顶的呆毛,一模一样呢~呐,对吧?rui?”


       泪歪歪头,好奇的伸手戳了戳夜的呆毛,“嗯,跟shun画出来的一样呢。shun的占卜好厉害!就用呆毛的画面就能占卜出成员呢!”泪眼睛亮闪闪的盯着隼,刚刚和阳战斗的,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空气中环绕着几人的水蛇随着泪的放松,直接化成了一股水流回到了池塘里;水墙也一瞬间瓦解,像是刚刚喷到顶端之后落下的喷泉一样,瞬间落下,顺着地面的花纹流回池塘里。


       阳看看自己像是刚刚被水浇过一样的双手,甩甩手,把手上的水珠尽数甩去。往前跨了一步,把吓得瘫坐在地上的夜拉起来,前前后后打量了一下,见夜没受什么伤,只是衣服被水溅湿了几处,才松了口气放下了心。


       夜完全没有阳那么快就能接受这一切,被阳拉起来后,夜才像回魂了一样,急急的拉着阳的双手,仔细检查,“第一次见到you用那么大的火焰,没事吗?烧伤了吗?需要烫伤膏吗?”


     “yo~ru~冷静点,你看,”阳把双手伸到夜的眼前,“什么事都没有对吧?别担心了。”


      “啊……吓死我了,本来在看水里那个奇怪的泡泡,结果阳突然一声大吼,吓得我下意识往后边看,结果……”夜一边碎碎念,一边扭头往后面一看,“哇啊啊啊啊啊啊!!!!!!你,你什么时候跑到我后面的!!!!!!”


       阳揉揉差点被夜的尖叫震聋的耳朵,伸手按下夜指着隼的手臂,斜了盯着夜坏笑的隼和被夜的尖叫吓得捂住耳朵的泪,再回头看看一脸惊吓过度的夜,叹了口气,


     “yoru,你记不记得前些日子我家老头子来给了我一封信?”


       ……


     “所,所以,you你要去那个女巫团了吗?”好不容易理清来龙去脉,夜满脸写着担心的问阳,“一个人没关系吗?”


      “不是一个人哟~”隼走到阳和夜的身侧,伸手揽住两人的肩膀,“要和我离开的,是你们两个人哦~虽然yoru还没有觉醒,不过,根据占卜,yoru是要全员到齐之后才会觉醒的哦~”


      “不管yoru什么时候,在哪,怎么觉醒,我都希望yoru可以没有太大痛苦的觉醒。”阳脑海中闪过身体被烈火焚烧的剧痛和绝望,闭上双眼把脑中那些画面丢出去,再睁开眼睛,回头对上隼金色的眸子,“你占卜到yoru的二次复活是什么样的了吗?”


      “并没有~我只占卜到yoru标志性的发型而已。嘛,不过,占卜偶尔也会不准,比如继承人什么的……”隼顿了顿,扭头瞥了眼跑去池塘玩水的泪,“不过,应该是准的吧?”


      “哈?你给我靠点谱啊!”阳生气,“你要是不确定,那yoru有个万一白死了怎么办?!”


      “那个没关系的~如果是被捅了的话,rui会把他缝回去,然后伟大的魔王大人就来复活yoru了啊~”隼耸耸肩,“虽然rui一直拒绝学习复活魔法,不过,魔王大人可是会的哦~那个咒语也是非常简单,就是……嗯……”隼眨眨眼,转移话题,“yoru因为还没有觉醒,所以和大家见面的时候,yoru就说自己是you的助手就好了哦~知道了吗?”


      “喂!你该不会是忘了那个咒语了吧???”阳抬手就想给隼一个烧栗,却被夜用力按了下去,


      “好的,我知道了。”夜对上阳担心的双眸,“没事的,因为我知道you会保护好我的,而且,我猜,shun桑也不是故意不记得咒语的吧?”


      “对~我不是故意忘记的哦,只是我的脑子里太多咒语。突然拉出一个我想不起来而已嘛~”隼顺着夜的话,开启了装傻模式。


       夜提出要去和家人告别,拉着阳先行往爷爷的房间跑去,隼站在泪的身后,看着泪将水珠用水化做的细绳串起,再把水珠化成一朵朵小花,最后把这个花环戴在了隼的头上。夜永远都忘不了,隼说的继承人占卜不准那句话的时候,看向泪的眼神,那是一个包含着复杂感情的眼神,包含了长辈对孩子的爱意,还有困惑和不解。那个占卜,一定在隼的继承人方面,得出了和隼自己想要的结果,大相径庭的结果吧?不然,隼怎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泪呢?


       直到超级女巫继承人公布的当天夜里,泪跑来抱着夜哭的时候,夜才知道了一切。超级女巫的占卜预言,永远是准确无误的。


Tbc


结局总是出人意料(1)

       葵的肚子很敏感,而新的爱好就是把葵翻过来,在他的肚子上舔来舔去。每次葵的手和脚都挣扎着想翻过去,但每次都被新按的紧紧的。


       “哈哈哈哈,新不要舔了!好痒!哈哈哈哈哈……”葵伸手推新的头,“再舔我就要生气了!!!”


       “葵的肚子真是敏感呐~~舔舔舔~”


       “哈哈,不要舔了,好痒啊!!”葵笑的肚子都在抽搐,抬腿踹新的脖子,“新快点停下啦!!哈哈哈哈哈哈,我肚子笑得好痛啊!”


       “不要~葵被舔的时候真可爱呐~”


       “哈哈哈哈哈,新你再不停下我就要打你了哦!!”


       “不要~”


       葵努力憋住笑,抬腿一脚踢中新的脖子,把新给踢飞出去了。


       “哇!葵你竟然真的踢我!!”新趴在地上可怜的看着葵。


       “谁,谁让你非得过来舔我肚子啊,明明知道我不能被你碰肚子……”葵翻个身趴在地上,气呼呼的看着新。


       “哇……就算是被葵君踢出去一千回,我也会忍不住去舔葵肚子的欲望的。”


       “新!!!!!!”


       “好啦,aoi也是,arata也是,”一双温柔的手,同时落在新葵的头上,“真的不是很想每天回来就看到aoi把arata踢出去啊……”


       “因为是葵不让我舔肚子的啊!!!”新喵喵叫着抗议。


       “新你还敢说!!!!”葵被新的抗议气的炸毛,“你再胡说八道就要咬你了哦!!”


       饲主看着平时温顺的葵炸毛,叹了口气,“aoi不喜欢被arata舔肚子对么?”饲主伸手把葵翻过去,揉他的肚子,“咕噜咕噜~”


       葵舒服的眯眼,新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盯着,


       “葵君你不喜欢我舔你肚子,却喜欢主人揉肚子……我好伤心……”


       “新你每次舔我肚子都痒的不行,但主人的揉揉是很舒服的!”


       “是吗?那下次我会努力让葵舒服的,会让葵舒服的连毛的放松下来!”


       “感觉好危险……恕我拒绝!”


       “拒绝无效!!”


end

全员All葵壁咚

开头,海葵,恋葵,不喜误入谢谢!

春:好久没练习壁咚了呐~最近在节目里突然来了一下还把腰闪了,唉……

葵:春桑没事吧?(担心)

始:没事,这家伙的身体很结实。(揉头)

春:但偶尔还是得多多练习。(kira~)

葵:要怎么练习?(好奇)

春:就是……壁咚大赛!!(kira!~)

葵:诶?


#于是开启了壁咚大赛


春:于是!感受壁咚并且评分的,就是!

阳&夜&新:就是?

春:我们的葵君!!!!

恋&驱&郁&泪:哇!!!(鼓掌)

葵:诶?

隼:那就准备准备开始吧~

葵:诶?

海:会加油的哦!

葵:诶?

始:嘛,偶尔这样玩一下也不错。

葵:诶?


#不知道啥时候跑来的白组众人


春:那就来抽签决定顺序吧!

葵:诶诶?

新:王子请坐在这里。(搬椅子)

葵:好……

新:然后我去抽签了。

葵:诶?

春:顺序决定,那就开始吧!

葵:诶?


#于是愉快的开始了


#第一轮:海葵,来自驯兽师的满满的爱


海:我竟然抽到了第一个!

新&阳:(哀怨盯)

海:啊哈哈,别那么看着我啊。

葵:那我?

新:葵要是被海桑撩到,我会伤心的。

阳:海那个满脑子まぐろ的家伙,怎么可能撩的到葵酱?

海:啊哈哈,不小心被戳了痛处啊,不过,会给你们看一个正常的大哥哥的!(走过去)


#带着危险气息过去了


海:(伸右手)来握个手?

葵:好……(困惑的伸手)

海:(握住)很好,你已经学会握手了。

葵:诶?

【背景吐槽:

阳:海你是把葵酱壁咚的活动当成驯兽了么?

恋:说到底葵桑到底算是那种猛兽啊?

春:平时乖巧的小兔子……

始:生气起来……

新:连国王大人都可以咬死的凶悍的雌狮

驱:没毛病……】

海:(握着葵的手将人从椅子上拉起来,左手绕到葵后腰将其抱住,手臂收紧把人抱在怀里,右手将握着的葵的手松开,但因为怀抱过于紧使得葵的手搭在了海的肩上,)呐,王子,今天有兴趣来和我进行一场激*情的驯兽表演吗?(右手撑墙对葵来了个壁咚,凑近葵的耳边,声音虽小但充满了性感)会让你欲罢不能的哦~(轻轻啃咬葵的耳朵)

葵:(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哇啊啊啊啊啊!!!!!!


#不愧是驯兽师


夜:葵没事吧?你的耳朵和脸还有脖子都红了。

葵:没,没事……(蚊香眼)

阳:海,原来你脑子里除了まぐろ还有别的啊?

海:提前被春告知了这个活动,于是我去把春和隼撩人的视频看了好几遍,充分做了功课!

泪:好厉害!

新:葵你竟然被海桑给撩到了!我的心好痛!(揉心口)

夜:葵你缓过来了吗?

葵:缓过来了……大概……

始:不用再休息一会了?

葵:没事……

隼:那进行下一位?

春:下一位是……

恋:我!我!(举手)

新:葵你要是被pink撩到了的话,我会心痛到死的。

葵:诶……

恋:喂?!你这话让我有点不爽啊!


#再来一个flag


#第二轮:残念粉色的残念咚


恋:葵桑!

葵:啊?

恋: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葵:啊,好啊……

恋:(逼近)

葵:(后退到墙角)

恋:(伸手,单手壁咚,将葵困在墙角)这个问题困惑我很久了,我觉得,只有葵桑能回答我!

【背景吐槽:

驱:看这样的恋君,我觉得他下一句就会跟葵桑说那句经典的“papapa也是可以的吧?”

春:那个梗大家都知道了吧?

阳:我觉得你家恋如果真的说了这句的话,会被葵酱一个大耳刮子扇出去的。

新:葵的耳光是和始桑学的。威力巨大,感受过了。

阳:我懂……即使是变成女孩子也是能一下把你从房间里扇出去的,超!恐怖的存在。

始:你们对于我教育孩子的方法有意见?(瞄)

阳&新:没有!!!!】

恋:这个问题就是……

葵:就是……?

恋:(深情的牵起葵的手)葵桑,请问你,是不是不承认你是不是暗恋我呢?

葵:诶?

恋:葵桑请回答!

葵:嗯……不是?

恋:所以,葵桑你暗恋我?

葵:诶?!!!!!!!(惊吓,立刻改口)是……?

恋:所以,葵桑你承认你暗恋我?!开心!

葵:诶???????


#转变成了语文问题


驱:恋君,你是怎么想出这么复杂的句子的?

恋:之前那句用太多了,所以为了想出新句子,我去看了半个月的头脑风暴相关的书。(比赞)

驱&郁:好厉害!!!

葵:是,不是……是,不是……

夜:葵,你没事吧?

新:葵你是被pink洗脑了吗?

葵:我有点晕……

阳:葵酱你是被绕进去了吗?

海:说实话,我也被绕进去了。

春:我也……

始:……

新:始桑也?

隼:我没有被绕进去哦~

阳:是,是,知道你压根没听。

泪:恋的话,好晕……


#成功把全员(除了隼)绕进去了


Tbc


Ps:我被绕进去了,但逻辑是对的,放心食用


魔女颂歌:序章

女巫团(九)

      “哈?”开门的阳被眼前这个白毛的话惊了,“女巫团?你是谁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吗?”


     “我是来招募你们加入我的女巫团的哦~”隼没有理会阳,而是直接从阳的身边走过,进入住宅的院子,私下环顾,“为什么没看到另一个人呢?”隼眯眼,“去找找他,找到了来告诉我。”


      “喂?你在跟谁说话呢?!”阳向隼喊道,话音刚落,一股水汽从阳身后袭来,在快击中阳的时候,分成了两股水汽,从阳身边过去,进入住宅的院子之后,立即四散开来,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阳眉头紧皱,“你到底是谁?”


      隼没有回答,而是回头盯着阳,脚边生长出藤蔓状的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阳警惕的向后退了一步,抬起右手挡在身前做防御状。隼歪歪头,植物像是收到了什么命令一样,突然直直的向阳袭击过来。


       阳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植物已经到眼跟前了,阳伸手下意识对着植物。


        红光闪现,烈焰出现,隼看着烧成焦炭的植物的茎落下,轻笑一声,“真不愧是和我家rui一样,从小就觉醒的女巫,力量很强哦~不过,和rui不一样的是,很纯净呢。”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阳收回火焰,甩了隼一个白眼,“我可丝毫不觉得我的火焰是纯净的。”


     “不承认也不行哦!你们的命运就是加入我的女巫团,然后和我一起给hajime爱!哦不,是和hajime一起守护想要守护的东西!”


      “你刚刚是不是透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阳觉得自己头上落下一大颗汗珠,“虽然听我家那个偶尔来看看我的老头子说过女巫团的事,不过,我才不想加什么女巫团!”


       隼金色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你要搞清楚一件事哦~you,不是你想不想加入,而是你不得不加入。”隼手指在空中写出字符,银色的烟雾出现,烟雾中出现了一个一亮一亮的红色字符,隼手指晃动,红色字符直接从烟雾中飘出,径直飘向阳。阳刚摆出防御的姿势,就看见那个字符直接飞过来和阳的手指接触。


       阳呆住,这和老头子说的不一样啊?老头子不是说加入女巫团什么都是凭自己的意愿的吗??而且这货刚刚好像还叫了自己的名字?这货是老头子说的超级女巫吗?


      字符在阳发呆的期间就已经化成了太阳的形状的符号,随后便飘回了银色烟雾之中,和烟雾中散发着青色光芒的猫咪形状的符号产生了不小的共鸣。


      隼盯着烟雾中产生共鸣之后马上就开始相互碰撞的两个符号看了一会,便收回烟雾,随着烟雾的收回,一封盖着银灰色印章的信封在隼的手上显现,


    “haduki you”


      隼把信封递给阳,“haduki you,我在此以procella女巫团领导者,超级女巫shimotsuki shun的身份,正式向你们提出邀请,请你们加入procalla女巫团。”


      隼把信封递给阳,“这只是走个流程哦~其实you早就是我的女巫团的成员了哦~你父母把信寄过来的时候,还把你的印章一起寄过来了哦,真是开明的父母呐,直接就帮你把所有的加入女巫团的申请都做好了!”


     “哈?我说上次老头子过来之后我的印章怎么不见了?!不对啊,那既然我已经加入了你的女巫团,那你还亲自跑来干嘛?直接寄个录取通知书过来不就好了吗?”阳揉头。


      “啊~我来亲自告诉你就是想表示我的诚意啊,而且,你父母真是太匆忙了,竟然只报了你一个人,明明你家有两个女巫嘛~于是我就亲自来招募另一个女巫了,不过,那个女巫尚未觉醒就是了。”隼把手背在身后,转身向前走了两步,“我猜,如果不带上yoru一起玩的话,you是不会愿意和我们回去城堡的对吧?”


       “yoru……等下!你怎么知道yoru的存在的?还有,和你们……你不是一个人来的?”阳突然觉得背后发凉,他想起了刚刚从自己身边过去的水汽,仔细想想,那股水汽虽然从自己身边过去之后立刻就消散了,但如果仔细感觉一下,那水汽中带着很强的魔力,再联想到眼前这个人进入院子之后说的话,“去找他……”想到这里,阳的瞳孔骤缩,


      “你把yoru怎么了?!”


      “no,no,no,”隼摇摇头,“应该说,你打算把yoru怎么了?毕竟我的小可爱还没……”隼眨眨眼,空气中开始出现凝结的水珠,像是在指引方向,隼嘴角上扬,改口道,“毕竟我的小可爱刚刚才找到他。”话音刚落,阳就看见隼的身影一闪。


       阳惊呆了,“瞬间移动?等等,你是去找yoru了吗?站住!!”阳急了,赶紧往前跑去,“我记得yoru说想在池塘边喂鱼来着,拜托告诉我你没事啊!yoru!”


       阳匆匆忙忙的赶到池塘边上的时候,见到隼正站在毫无防备的夜身后,向自己微笑着。阳看着隼的脚边再次生长出那些藤蔓,惊得直接喊出声,


     “yoru!从那边离开!!!”


       正盯着水中奇怪物体的夜被阳这一嗓子吓得猛地抬头,看见阳一边指着自己身后一边喊着让自己赶紧离开,一脸懵逼的夜下意识回头,正对上隼金色的眸子和向自己伸过来的藤蔓。


     “呀啊啊啊啊啊啊!!!!!”夜一声惊叫,被吓得往后退却一个没站稳,“噗通!”一声掉进了池塘里。


     “yoru!!”阳急的直接跳进了池塘里,也不管池塘里缠绕上他的腿的不对劲的水流,急急地过去,拎住夜的领子把他连扯带拖的救上岸,安置在一边让夜喘口气。随后挡在夜身前,双手燃起火苗,“为什么要攻击yoru?”


     “you?你认识这个人?”夜咳出几口水,惊讶的问阳,“他是you的朋友吗?”


     “不,是个没事找事的混蛋!”阳咬牙,“我要用我的火焰,烧光你攻击yoru的杂草!”说完,阳的手上泛起火焰,阳用力挥手,火焰直指隼身边的藤蔓而去!


       看着火焰攻击过来,隼没有任何防御的意思,还将自己的藤蔓收了起来。眼见着火焰就要烧着隼的眉毛了,突然,池塘里弹出巨大的水花,一个身影从池塘中越出,挡在了隼面前,同时,一面水墙在空气中凝结,挡下了阳的火焰。


       火焰碰上水墙,瞬间化成大量的水蒸气,阻挡了众人的视线,但这水蒸气并不会对善于用水的人产生长时间的影响,阳很快便觉得水蒸气开始凝结,化成水刃,


      “切!我的攻击反而成了他攻击我的道具吗?”阳小声咒骂了一句,抬手在自己和夜身边,用火焰燃起一个火圈,高温的火焰瞬间吞噬了阳周身的水蒸气,清理了视野,阳才看清刚刚阻挡自己的家伙的真面目。


       隼站在原地没有动,那些藤蔓已经缩回了地底,泪站在隼面前,周身缠绕着水珠,正在做攻击的动作。阳眯眼,这孩子的身上散发着和从自己身边过去的水汽一样的魔力。


     “不错嘛,”阳抬手,火圈中窜起两条火蛇,冲着泪和隼就直直的攻了过去。


       隼眨眨眼,依旧没动。泪直接蹲下,伸手重重的拍击池塘的水面,水花溅出,泪眼神一寒,两条水蛇从水花里窜出,对着阳的火蛇就窜了过去,水蛇缠上火蛇,瞬间熄灭了火蛇的火焰,随着火蛇的熄灭,水蒸气再一次阻碍了几人的视线。但水蛇和泪并没有受到水蒸气的影响,泪随着水蛇的攻势,突破了水蒸气的阻碍,向着阳攻过去,沾上水的手上凝结出水刃,直指前方!水蛇先泪一步攻到,一条水蛇熄灭了阳周身的火圈,另一条水蛇则是直接绕过了阳,在阳的身后化成一面坚固的水墙,直接将阳和夜隔开,泪驾驭着水蛇,在阳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将水刃,架在了夜的脖子上。


      “yoru!!!”阳嘶吼,刚想再次燃起火焰突破眼前这该死的水墙,却发现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没办法再召唤火焰,阳低头,才发现,自己的双手上,不知何时,被一层水膜,牢牢地套住了!


      “阿拉~胜负分晓了呢~”隼站在原地鼓起了掌。


Tbc